-

半個小時後!

鐘宏朗也完成了自己的治療。

病人已經徹底治癒,但身體極弱,尚未能下床行走。

不得不說鐘宏朗還是有點東西的,至少在《鬼門十三針》的領悟上不差,隻可惜,他修煉的不是原始版。

“結束了,兩人都結束了,結果即將出來。”

“還需要檢測結果嗎?看兩位病人的狀態就清楚了,葉凡的病人都已經下來行走,如同正常人,鐘宏朗的病人還躺在床上,勝負已分。”

“結果還未出來,一切都是未知數!”

“……”

還是有些人不願意接受鐘家會輸的結果。

畢竟鐘家在他們心中是不可戰勝的。

不過已經有人開始檢測兩位病人的恢複情況。

鐘宏朗麵色凝重、神經緊繃,咬牙切齒,看向坐在那邊,翹著二郎腿的葉凡,十分不服,也不願接受這樣的情況。

朝著葉凡走過去。

撲通!

他突然跪下!

頓時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紛紛看過來,難以置信。

高高在上的鐘家高層,就這樣跪下了?

“鐘醫生,結果還冇出來,你這是……”邱慧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急忙走過來。

鐘宏朗看向葉凡,說道:

“結果已經出來了,我鐘家人不怕輸,輸給《鬼門十三針》的原始版,完整版,我不後悔,我也不會耍賴。”

“葉凡,我遵守諾言,我以後不會再行醫,不會再利用醫術治病救人,待我回到燕京後,我會釋出在醫學官網上。”

“你很強,令我萬萬冇想到的是你還有另一層身份,還能把另一層身份的能力配合醫術,我輸得不冤,但我們之間的恩怨算是結下了,咱們江湖再見。”

說完,站起來,並未等葉凡回話。

轉身離開。

“三叔……”鐘成震都還冇反應過來,急忙追過去。

剩下現場大批人,一臉懵。

鐘家輸了!

很多人心有不甘。

葉凡伸了伸懶腰,站起來,看向眼前眾多醫生,說道:

“各位,多謝捧場,有時間去我的醫館坐坐呀,咱們談談人生,聊聊理想,特彆是年輕漂亮的醫生護士小姐姐們,說不定能聊出點感情來呢!”

葉凡是盜賊的流言已破。

醫館不會再被質疑。

高雅溪現在還處在震驚中,冇想到葉凡真的贏了。

葉凡的醫術不是偷來的。

“葉醫生,我們去天醫館,你還能教我們《鬼門十三針》嗎?”

“是啊,我們今日一見,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隻要你還願意教,我們天天去報道。”

“葉醫生,我對你的敬仰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明天開始,我天天去你的醫館求教,你可一定要教我們古針法呀。”

“……”

這些人舔著臉不停的阿諛奉承,要把葉凡捧上天的節奏啊。

葉凡保持著淡淡的笑容,餘光看向身邊的小姨子,小聲說道:

“你來說還是我說?”

楚明月上前一步,說道:

“當然是我來說,嘿嘿,一群蛤蟆狗,牆頭草,我最看不起這種人了。”

隨即,看向眼前的眾多醫生,提高嗓音,大聲說道:

“你們都給本大小姐閉嘴,你們一個個的臉皮咋就那麼厚呢,長城都比不上你們的厚,你們不是從一開始就看不起我姐夫,認為我姐夫是盜竊賊嗎?”

“怎麼?現在看到我姐夫戰勝鐘宏朗,表示對我姐夫的敬仰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我呸,就你們這副德行,我姐夫都不稀罕你們的佩服。”

“什麼天天去醫館報道,要是我姐夫不教你們古針法,你們還會去嗎?一個個都是勢利眼,我楚明月最看不起的就是你們這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