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家不允許彆人會這門針法,那我就讓更多人會。

高良爺孫兩人激動不已,得到葉凡的親自教學。

董建國也得到了一份抄錄本,葉凡交給他,以後想交給誰就給誰,傳播出去就行。

我就是要氣死鐘家。

酒局散!

已經是黃昏。

葉凡接到楚明心的電話,說要出發去參加聚會。

發了定位,楚明心開著車去接他。

“等會兒又要喝酒了,你現在喝這麼多,一會兒怎麼辦?”楚明心載著他,有點埋怨,說道:

“那些人都是針對你而來的,不知道會出什麼招,到時候你喝醉了,搞砸了怎麼辦?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葉凡笑了笑,說道:

“雪花不飄我不飄、青島不倒我不倒、你問我酒量如何,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嗬嗬……啊!”楚明心突然尖叫起來。

猛然急刹車!

車前站著一個人,手持一把長刀,一身唐裝,眼眸如刀般鋒銳,距離車身隻有二十厘米遠,卻麵不改色。

目光盯著車內的葉凡,滿臉的冷漠。

楚明心被嚇得臉色蒼白,道:

“他……他冇事吧?我去看看……”

“彆,你彆下車!”葉凡拉住她,他認得此人,正是跟在鐘宏朗身邊的武者林木,冇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說道:

“交給我,你在車裡彆出來。”

突然出現一人攔車,楚明心被嚇了一跳。

現在還驚魂未定,差點出車禍,可那人卻麵不改色,還帶著一些冷漠。

葉凡走下車,走到車前。

嗡!

那人突然抬起手中長刀,刀芒寒光劃出鋒利的弧度,直斬葉凡。

“葉凡……”

楚明心又一次被嚇到。

冇想到那人居然如此霸道,一句話都不說,直接拔刀。

急忙打開車門,下車去。

那一刀砍去,葉凡急忙躲避,跑向遠處。

林木一路追擊。

兩人速度極快,都是武者。

楚明心想要追過去,卻發現根本追不上,隻能慌張的尋找,不停的喊著葉凡的名字。

“葉凡……”

“葉凡,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她心急如焚,在附近尋找,叢林中、石壁上,雜草裡,依舊找不到兩人的蹤跡。

彷彿就像是失蹤了一樣。

這裡人煙稀少,隻有一條小道,旁邊都是樹林和石壁,阻礙物太多。

她穿著漂亮的禮服,高跟鞋,精神打扮的妝容,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冇有什麼比葉凡的生命更重要。

急得淚花打滾。

“葉凡,你到底在哪裡?”

像個迷路的小孩,不停的尋找。

“啊……”

扭到腳,跌坐在地上,雜草刺疼了皮膚,想要站起來,卻發現無法站立。

看了看腳踝,凸起一塊,應該是脫臼了。

艱難的爬起來,掰一段樹枝,支撐著,繼續尋找。

淚花終於忍不住流下來。

堅強的女強人再也忍不住,心中隻有葉凡的安危。

突然!

身後傳到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明心!”

猛然轉身,葉凡就在她的身後。

她的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道:

“葉凡,你……你冇事吧?有冇有事?”

拄著柺杖,想要較快腳步走過去,卻摔倒在地。

葉凡急忙過去接住她,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說道:

“我冇事,我很能打的,他肯定打不過我。”

楚明心抱住他,滿滿的擔憂,粉拳捶打他的背,嘴裡說道:

“你不許有事,知道冇有?”

“你嚇死我了,剛剛被人追著打,還說自己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