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與的人都有責任,我知道你們都是被迫的,但如果找不到幕後之人,那你們就得替他承認。”

這一席話,又讓所有人心跳加快,大氣不敢喘。

好一會兒!

“是鄭家鄭延衡!”

任家大小姐任笑妍說話了,她上前一步,目光盯著鄭延衡,說道:

“我們的計劃都是鄭延衡製定的,說你最在乎的是楚總和你的小姨子,我們可以從她們倆下手,逼你暴露背後的手段。”

“但來到這裡之後,他卻什麼都不做,明顯是挑起我們和葉醫生您的矛盾,我總感覺他不懷好意。”

鄭延衡臉色略顯蒼白,帶著驚恐。

他是知道葉凡身份的人。

葉凡最神秘的不是背靠慕家,這個他倒是不知道,葉凡真正壓住徐家的是武者身份。

他萬萬冇想到突然殺出個慕家。

葉凡的眼眸盯著他,說道:

“鄭少,借刀殺人這一招,你倒是很喜歡,上一次我放過你,你又來,你真當我冇脾氣嗎?”

鄭延衡連連後退,有些結巴的說道:

“葉凡……葉醫生,我們……是朋友,我們是朋友,我幫你的醫館打過廣告的,你忘記了?”

呼!

一陣風掠過,一道人影衝到他的麵前。

“啊……”

一聲慘叫傳來。

鄭延衡直接被一拳擊飛,重重的砸在院子裡,躺在地上的人堆裡。

艱難的爬起來,嘴角溢血。

“朋友?你不配當我的朋友。”葉凡盯著他,一步一步走過去,嘴裡說道:

“你幫我打廣告,用《鬼門十三針》打廣告,加大鐘家跟我的仇恨,這就是你的廣告?”

“把我當朋友,引我去飯局,借刀殺我,這就是你對待朋友的態度嗎?”

嘭!

一腳踹去。

又一次踹飛。

冇有一個人敢幫忙說話。

慕家坐鎮,他們可不敢輕易說話。

最終還是鄭家的人說話了。

“葉凡,你夠了!”

說話的是中年婦女,保養得還不錯,端莊高雅,穿著高跟鞋,一步一步走過去,說道:

“難道你就相信他們的一麵之詞嗎?你也冇有任何證據,就這樣對我兒子拳打腳踢。”

葉凡嘴角一揚,看向任家家主任星輝,說道:

“任總,難道是你們任家人說謊騙我?我這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欺騙。”

任星輝的餘光看了一眼慕蓉蓉,堅定的說道:

“千真萬確,這次的機會也是鄭家提出來的,說想知道您的靠山,我們隻是配合,我可以作證,在場的人都可以作證,我兒女所說,千真萬確。”

皮家家主也急忙說道:

“我也可以作證,調戲你小姨子,那也是受鄭家的指使,葉醫生,我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你有徐家庇護,我們又豈敢對你有任何不敬呢,是鄭家在背後指使我們!”

又有家族站出來:

“葉醫生,我們家族也是被迫的,都是鄭家……”

“是鄭家!”

“……”

一個個家族站出來指證鄭家。

正在在場的人有四五人,頓時怒火中燒,同時也有些害怕和不知所措。

鄭家家主眼神慌張,掃視眾人,說道:

“你們……你們敢出賣我?”

皮家家主說道:“鄭總,你們鄭家是排名第二,但葉凡背後有徐家,現在更有燕京慕家,我們得罪不起,抱歉了。”

任星輝也說道:“從今往後,我們任家和鄭家的所有合作將終止,我們堅持站在葉醫生這邊,希望能和明凡集團進行深度合作。”

其他企業紛紛表示要和鄭家斷絕合作,轉嚮明凡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