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明天給您找來他們的照片,您認認。”

兩人聊了很久,一直到天亮。

老婦給葉凡講了不少關於武道世界的事,有增加了新的知識。

接下來的日子!

葉凡過得比較平靜。

不過他已經從老婦那邊確認了,被他殺了的那六個武者的師門之人或者朋友已經來到江南省尋找他的蹤跡。

目前還冇找上來。

他在想要不要主動出擊。

基本每天在醫館渡過,生意還不錯。

自從擊敗了鐘家之後,名聲更大,連省外的病人都慕名而來,滿載而歸。

而江南省的商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鄭家正在一點點的潰敗,以徐家為首,其他一流家族、二流家族緊隨徐家的步伐,不斷的分食鄭家的產業和市場。

鄭家現在很艱難。

此刻的鄭家大院。

鄭老一個人獨飲,一身酒氣。

自從年老之後,他很少喝酒,基本都是喝茶。

這幾日,卻不斷用酒精麻醉自己。

鄭家是他一手創立起來的,起起伏伏這麼多年,達到如今的高度,冇想到因為葉凡,遭此橫禍。

一道人影匆匆趕來,是鄭家家主,來到鄭老麵前,激動的說道:

“爸,有訊息了,有訊息了,天師府的人來了,而且這次來的人不少,有五人之多,我已經讓人去機場接機。”

鄭老停下手中的酒壺,站起來,身體顫顫巍巍,說道:

“天師府終於有迴應了?蒼天有眼呐,天不滅我鄭家,蒼天有眼呐!”

手中的酒壺丟在地上,看著天空雲捲雲舒,說道:

“我鄭家百年基業差點就斷送在葉凡手中,蒼天呐,我鄭家不該亡,葉凡,你的末日到了。”

“馬上去調查葉凡身在何處,我們全力配合天師府的行動,一切以誅殺葉凡為主。”

“是!”

天醫館,人滿為患,病人太多了。

根本忙不過來。

已經開始招兵買馬,中醫界的人都想過來應聘,希望能和葉凡成為同事,再見葉凡的古針法。

甚至有人不要工資都要過來。

葉凡也在醫館忙碌著。

終於熬到下班,醫館的人都累癱了。

“今晚我請大家吃大餐,犒勞一下大家這段時間的辛苦。”葉凡大手一揮。

帶著眾人去吃大餐。

“葉醫生,我們醫館地方太小了,病床也不夠,連走廊都安排了病床,要不咱們再開個分館吧!”高雅溪提出意見。

其他人也都表示認同。

自從葉凡戰勝鐘家後,醫館天天人滿為患,嘩啦啦的流進來,他們也是累得夠嗆,恨不得有分身。

廖俊逸也提議,說道:

“葉醫生,你最近教我們的《鬼門十三針》,我們都有所收穫,我已經運用到治病救人了,成效不錯,我覺得再開個醫館,我們也可以獨當一麵了。”

廖俊逸已經徹底被葉凡的古針法折服,他主動請纓過來天醫館工作,不要酬金,天天跟在葉凡屁股後麵,就想多學點古針法。

這段時間,葉凡也冇有吝嗇,對於他們對古針法的疑問,一一解答,還以身教學,不少人都有所收穫。

但他們註定不會有太大的成就。

古針法需要利用到武者勁氣融合,才能發揮到極致,不過就算他們是普通人,達到的效果也可以救治很多病。

對於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最近醫館的忙碌和擁堵,他看在眼裡,也有過開分館的想法,但還不是時候。

拿起一杯酒,說道:

“最近醫館生意不錯,我知道大家都辛苦了,咱們醫館是小了點,但開分館,暫時還不行,我有自己的計劃,到時候我在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