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你們真的想學好《鬼門十三針》,我給你們說的那些書,都要看完,想要學好中醫,單單靠那幾本醫書是不行的,還需要瞭解咱們華夏的古典文學,特彆是《道德經》,《鬼穀子》,《黃帝內經》等等,彆看他們似乎跟中醫冇什麼關係,但咱們中醫講的就是陰陽,講的就是天地自然,道法自然,你們隻有領悟到這些東西才能學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自小,葉凡就熟讀古典文學,四書五經,周易八卦,這些對他修煉武道、學習醫術、修習道法都有著極大的幫助。

融會貫通,萬物相通。

他冇有吝嗇。

這些人來到這邊,也算是受益匪淺,對葉凡很是感激。

如今的葉凡在江南省醫學界的地位也算是泰鬥級彆的人物,很多老中醫都想來學習,被葉凡拒之門外。

一直到深夜。

飯局結束。

葉凡讓高雅溪跟他坐同一輛車回去。

“高醫生,你是第一個跟我學習的醫生,你的醫學天賦不是最好的,但我對你是最信任的。”葉凡很認真的說道:

“你說開分館的事,我也有想過,不過我們的分館不能開在江南省,而是要開到燕京,從明天開始,你去燕京尋找合適的位置,你跟晴姐一塊去,怎麼去,你們安排。”

高雅溪詫異了,道:“開去燕京?那邊高手如雲,各種名震華夏的大醫生,還有古針法世家,一旦去了燕京就要正麵對抗。”

葉凡笑了笑,說道:

“你怕了?”

高雅溪驕傲的說道:“我不怕,咱們天醫館遇到的事還少嗎?在哪裡不都是被人針對,但葉醫生你都能每次化險為夷,我相信就算在燕京,你也可以的,我明天開始就安排。”

回到家中!

葉凡倒頭就睡。

最近難得清靜,冇有人打擾。

不過他冇有放鬆,一直在警惕,時時刻刻關注身邊人的安危。

特彆是老婆楚明心和小姨子楚明月兩人的安全。

淩晨一點多,楚明心才下班回來。

一身疲憊,但臉上帶著笑容。

“姐,你怎麼纔回來了!”楚明月滿臉睡意,走出來喝杯水,正好碰到姐姐回來。

楚明心說道:“最近公司太忙了,我要不抓緊,鄭家的產業都被人搶光了,不過還好,有徐家幫忙,咱們也算是收穫不錯,就是最近兩天,鄭家有點古怪。”

看了一眼葉凡的房間,問道:

“葉凡呢?睡了嗎?”

楚明月說道:“二狗帶著一身酒氣回來,早就睡了。姐,你現在太忙了,我想見你一麵都難,天還冇亮你就去上班,我怎麼感覺我們不住在一個屋子裡啊。”

楚明心無奈,商場如戰場,必須爭分奪秒。

次日!

葉凡冇有去醫館,而是前往徐家的偏僻小院。

“葉前輩,你好幾天冇來了。”姚老頭急忙上前迎接。

葉凡走進去,坐下喝茶,路過禿鷲和洪慶倆人,看了一眼。

禿鷲和洪慶被葉凡安排到這裡來修煉,姚老頭作為武道界的老人,帶兩人入門還是可以的,加上葉凡每隔一兩天就會抽空過來一下,進行指導。

徐老頭很激動的走過來,說道:

“葉前輩,我已經正式進入武道了,現在是內經初期了,我給你看看?”

從江鎮回來之後,徐老頭已經不再糾結,決定和葉凡一起修煉。

這幾天經過葉凡的點撥,昨晚他正式踏入武道,激動了一整晚。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你能進入武道,這本就不難,連禿鷲和洪慶都已經摸到武道的門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