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很忙,我給你發個地址,你帶著他們去那裡,要是他們不願意就算了,不見了。”

當鄭老把這個訊息告訴五位道長時。

他們就怒了。

“這葉凡什麼態度啊?這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嗎?”

“簡直太囂張了,完全不把我們天師府放在眼裡,見到我,我一定要將他打得他爸媽都不認得他。”

“殺了我天師府的人,不主動上門道歉,還讓我們去找他,憑什麼,不去。”

“這葉凡簡直目中無人,就算不能殺他,我也要狠狠地抽他一頓。”

四位道長都很憤怒,桃木劍都拿出來比劃了。

這些怒火正好和鄭老的心。

隻是最有話語權的無憂道長很平靜,麵無表情,說道:

“他發位置過來了嗎?”

鄭老看了一眼手機,眉頭一皺,說道:

“發了,不過這地方……很偏,人煙罕至,我有點擔心,這可能是他的一個圈套,在那兒做好陷阱等著咱們來。”

“壞坯子,這葉凡心機太深了。”年輕道長看向無憂師兄,說道:

“師兄,咱們無意要殺葉凡,可他卻要設計陷阱殺我們,我看也不用抓他回去了,直接殺了算了。”

他們出來之後。

師門的人已經知道,並且下令給無憂道長,不可殺葉凡,抓回去即可。

無憂道長摸了摸下巴,說道:

“葉凡能殺咱們幾個師兄,實力不俗,若他真想設計陷阱等我們,我倒也想去看看,你們怕嗎?”

“怕?不可能!”

幾人表示不怕。

無憂道長讓鄭老安排,前往葉凡給出的地址。

而此刻的院子。

出現了三個武者,每一個都帶著淩厲的殺意。

掃視院子,一臉藐視。

“姚強,你說葉凡在這兒?他人呢?”一位中年婦女,手持利劍,麵容嚴肅,冷冷說道。

姚老頭走過去,陪著笑臉,說道:

“三位,葉凡還冇來,各位請稍安勿躁,我剛剛已經給他打電話過去,已經在來的路上。”

以婦女為首,三人走進去。

來到茶桌上,坐下。

姚老頭親自給他們沏茶,陪著笑臉,說道:

“各位前輩,你們都是武道界的能人,寬容大度,葉凡當時也是被逼無奈,我可以證明的。”

一位中年男人手拿大刀,用力、猛的插在地上,刀鋒嗡嗡作響,怒目圓瞪,說道:

“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師弟的死就這麼算了?”

“姚強,我現在嚴重懷疑,你是不是參與殺我師弟的行為?”

說罷,目光看向徐月婉、禿鷲等人,充滿不屑。

姚強陪著笑臉,說道:

“你說的這是哪裡話,我不過內勁,哪是你師弟的對手,就算我想殺,也是有心無力啊。”

中年男子盯著他,道:“你也是內經巔峰了,修為不算弱,不過你想殺我師弟,確實不行,葉凡怎麼還冇到啊?”

“等會兒……”

姚強在這裡拖延。

一旦動起手來,他們根本不敵,這幾位都是化勁巔峰和化勁中期的高手。

禿鷲和洪慶怒火已經燃燒,這幾人太囂張了。

欲要轉身離開。

“站住!”一直冇說話的男子,緩緩開口,盯著兩人,說道:

“你們要乾嘛去啊?給葉凡通風報信嗎?兩個世俗之人,膽敢反抗,殺了你們。”

兩人停下腳步。

姚老頭趕緊說道:“你們乾嘛去,趕緊回來。”

洪慶轉身,說道:

“葉醫生殺的那些人,那是他們該殺。如果葉醫生修為不敵,他們照樣會殺葉醫生,殺人者,為什麼不能被反殺?難道反殺也有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