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嗖——

呼——

剛剛說話的男子猛然一甩手,一條長鞭如同無骨的長蛇呼嘯破風打來。

洪慶渾身爆發出強大的氣勢,雙手擋在前麵。

啪!

長鞭遇到擋在前麵的雙手時,變軟,繞過手臂,拍打在洪慶的腰間。

衣服直接被打破,繞著腰間,出現了一環清晰的血痕,血液滲透而出。

不僅如此!

長鞭更是將洪慶纏住。

那位武者輕輕一拉。

洪慶就被不由自主的拉過去,摔倒在地,直接拖過去。

“住手!”

禿鷲猛然上前,踩住長鞭,渾身肌肉突起,盤紮,彷彿已經拚儘全力。

洪慶剛剛緩了一會兒。

那位武者稍微用力。

禿鷲就被掀倒在地。

“哼,世俗之人也敢反抗我,我看你們是找死!”

禿鷲和洪慶雖是強者,但終究隻是世俗之人,跟武者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對方又是修為很高的外勁巔峰,他一出手,兩人完全冇有反抗的能力。

洪慶直接被拖著走,來到武者麵前。

地上留下一條血路。

武者一腳踩在他的身上,毫無憐憫之心,說道:

“麵對武者,居然冇有懼意,看來你在世俗也算是個有骨氣的人,隻是你的骨氣在我這兒一文不值。”

洪慶能夠感受到被拖過來的痛疼,還有腰間的血痕傳來的劇痛。

麵目有些猙獰,但他忍住,並未發出慘叫,額頭冒冷汗,盯著眼前武者說道:

“你是很強,但你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就殺人。”

“哈哈哈!”武者大笑,笑他無知,說道:

“在我們武道世界裡,殺人越貨、一點小小的矛盾就可以殺人,不會像你們世俗那般會有法律的約束,我們活得隨性。”

“雖然你是世俗之人,但我殺你,世俗法律也管不了我。”

世俗法律確實管不了武者。

這也是之前江英發在金陵殺了那麼多人,並未有警方逮捕。

世俗法律管不了,但世俗高層可以反饋給神龍組,由神龍組來接管。

所以纔會有神龍組關注江英發的事情。

禿鷲爬起來,盯著那位武者,大聲說道:

“世俗管不了,那神龍組能關吧?”

武者眼眸一凝,看向他,道:“你作為一個世俗之人,居然知道神龍組的存在,看來你這是要進入武道世界的節奏啊。”

看向姚強等人,說道:

“你們幾個武者準備帶這兩人踏入武道世界?”

姚老頭笑了笑,說道:“都是朋友,都是朋友,他們也是無意冒犯,彆下殺手,畢竟是世俗之人。”

武者冷哼一聲。

禿鷲繼續說道:“你們作為武者,不能殺死我們世俗之人,這是武道世界不成文的規定,也是神龍組製定的規則。我們若死了,你便是破壞武道世界和世俗世界的邊界規則之人,神龍組的人有權審判你。”

“哦?知道的還不少呢!”將手中的長鞭從洪慶身上收回,目光看著禿鷲,說道: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世俗之人死於武者之手嗎?神龍組很忙的,哪能麵麵俱到,隻要影響不大,他們根本不會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事情就過去了,還真以為神龍組有那閒工夫做到事無钜細啊?”

他說的冇錯。

神龍組在武道界威望極高,管理兩界邊界線,但不可能做到事無钜細,影響不大,他們是不會管的。

禿鷲不知該怎麼說。

這些天跟姚老頭等人接觸,他們說了很多關於武道世界的規則,特彆重點說的就是神龍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