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龍組是任何武者都避不開的組織,而且深不可測。

嘭!

那位武者一腳將洪慶踢飛,撞到遠方的牆壁上。

洪慶發出慘叫,口吐鮮血,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根,但他依舊在咬牙堅持。

呼!

禿鷲雙手緊握,一個箭步衝上去,宛若一隻出山的猛虎,氣勢磅礴,拳勢滔滔。

武者手中的長鞭輕輕一甩,破了他的拳勢,打在他的雙手上,手臂出現了一條二十厘米長的血痕,還看到了森森白骨。

很是襂人。

禿鷲整個人橫飛起來,翻仰向後,重重的砸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禿鷲頑強的又站了起來。

徐月婉突然起來,說道:

“前輩修為之高,令晚輩敬佩,晚輩鬥膽向前輩請戰!”

她若再不出手,禿鷲定會再上,那是可能就真的站不起來了。

長鞭武者轉頭看了她一眼,充滿不屑,道:

“現在連內勁初期武者都敢向我挑戰了嗎?不自量力。”

話音剛落。

手中長鞭一揮,呼嘯破風,甩過去,留下一道道殘影在空中。

徐月婉眼眸一凝,注視著眼前的長鞭軌跡,雙手握拳,快速閃躲,哪知這長鞭彷彿長了眼睛似的,緊緊追隨,速度極快。

啪!

終於還是躲不過。

被長鞭打在身上,整個人翻滾橫飛,手背上出現了血痕。

不過她翻滾之後,站穩,並未摔倒。

“再來!”

徐月婉再次殺上去,拳勢滔滔,非常堅定,腳下邁著穩健的步伐,也有點詭異。

拳法是姚老頭教的《真武霸拳》,步伐是葉凡教的《微波鬼步》。

手腳配合,拳勢霸道,腳步詭異。

可她的霸道和詭異在長鞭武者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境界差距太大,對手一眼便可找到破綻。

長鞭如同一條長蛇,在空中顫顫便快速延伸過來。

啪!

打在她的腰間,整個人終於橫飛出去。

直接出小院子。

“婉兒……”

徐老頭站起來,看向院子外麵的孫女,滿臉的心疼。

目光看向長鞭武者,滿臉怒火,提著一副老骨頭,殺上去。

“我老頭子跟你拚了!”

他剛剛步入武道,修為極弱。

剛衝上去就被長鞭纏住,直接丟向遠方,絲毫不費力。

此刻的姚老頭也是麵色凝重,不再嬉皮笑臉,變得陰沉起來,說道:

“前輩,你這恃強淩弱不太好吧,他們都是我朋友。”

“你朋友又如何?”長鞭武者冷哼,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說道:

“你姚強還想在我這兒找麵子?先想想自己的修為吧,你還不夠格跟我談話。”

姚強咬牙切齒。

他知道,自己出手也改變不了眼前的局麵。

還有兩位強者尚未出手。

他強忍著,目光看向遠方,期待葉前輩趕緊到來。

終於期待成了現實。

一輛紅旗車出現在眼前,有些激動,急忙起身迎上去。

其他人也都看過去。

車子停下。

葉凡穿著一身鴻星爾克的運動裝出現,站在車前,看著眼前的這副場景,冇有情緒激動,但也已經有怒火在滋生。

“葉前輩,您終於來了。”姚強急忙迎上去,說道:

“他們說要恃強淩弱,我們無能。”

葉凡走進去,目光掃視在場所有人,徑直的走向洪慶,直接把三位來尋仇的武者無視。

“洪慶,上衣脫了,我給你止血,放心,有我在,等會兒,我讓你親自報仇。”

說著,拿出銀針。

“你就是葉凡?是你殺了我師弟?”長鞭武者看向葉凡,有些詫異和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