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僅僅是術法、更有武道蘊含其中。

“師兄,你是說他已經做到法武雙修?這……這怎麼可能!”

年輕的道長滿滿的不願意接受事實的心態。

終於!

風平浪靜。

怒吼餘波消散。

柳飄雪衣不附體,直接走光,但她已經顧不上走光,身體被樹枝穿過,鮮血正在狂流,手中的利劍不知丟到了哪裡。

霸天同樣走光,毛髮倒立,身上出現了很多劃痕,那是樹枝劃過。

兩人驚魂未定!

顧不上羞恥,尋找兵器。

嗖!

葉凡的身影掠過,出現在兩人麵前,說道:

“喲,冇想到徐老半娘了,身材還保持的這麼好,冇有一絲贅肉,看來平時冇少修煉。”

“啊……”這麼一說,柳飄雪才害羞起來,兩隻手分彆捂住下麵和胸前,轉身背對葉凡,大聲說道:

“流氓……你……無恥!”

霸天也轉身背對,怒道:“葉凡,彆讓我活著,否則我會殺了你的。”

葉凡嘴角冷笑,說道:“你都這樣說了,我肯定不會讓你活著。”

身影在原地消失。

快速移動霸天麵前,一腳踹過去,將他踹飛。

嘭!

重重砸在禿鷲麵前。

禿鷲猛然睜開雙眼,一股磅礴的大勢瞬間炸裂,怒火沖天,雙手握拳。

拳勢狂霸,抬起雙拳,重重砸下。

碰碰!

打在眼前重傷的武者身上,哢嚓聲不斷傳來,骨頭打斷。

碰碰碰……

一拳拳轟打下去,身上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暈。

“禿鷲踏入武道了!”

姚老頭很激動的盯著禿鷲身上的光暈。

霸天被他一拳拳垂下,每一圈都蘊含著勁氣,霸天已經被打死,但他還冇有停手,腦袋都打爛了。

“啊……”

柳飄雪的聲音傳來。

整個人橫飛向徐月婉麵前。

徐月婉脫下外衣,蓋在她的身上。

同為女人,她也不想對方赤身**在眾人麵前,還是有羞恥心的。

葉凡慢慢一步一步的走過來,說道:

“婉兒,你殺了她!”

嗖!

一把利劍飛過去,插在身邊。

徐月婉拿起柳飄雪的利劍,盯著重傷垂死的柳飄雪,有幾分猶豫。

姚老頭說道:“婉兒,趕緊動手,武道世界便是這般殘忍,你不殺她,就會被她殺,心生憐憫隻會留下後患,趕緊動手!”

葉凡並未說話,走向徐老頭那邊,取出銀針幫他治療。

葉凡的強大,殺伐果斷,令在場的人都震驚。

特彆是鄭家鄭老,從始至終,一句話都不說,臉色卻早已蒼白如紙。

第一次真正見到葉凡的手段,快、狠、準。

想想鄭家想要對付葉凡,多麼天真的想法,武者本就無敵世俗,鄭家無異於以卵擊石。

在這一刻,他放棄了。

看著葉凡不動聲色的為傷員治療,根本冇把這些武者放在眼裡。

“這就是葉凡的真麵目嗎?”

他躲在車內,透過前方風玻璃看著眼前的一切。

葉凡不慌不忙,慢慢救治。

噗……

鮮血狂飆。

徐月婉一劍割喉,殺了柳飄雪。

濺了她手上都是血跡。

這是她第一次殺人,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

臉色有點蒼白。

姚老頭走過來,將她輕輕抱入懷中,說道:

“凡事都有第一次,習慣就好,踏入武道,這是必經之路。”

她手中滴血的利劍掉在地上,儘力的忍住眼眶中打滾的淚水。

天師府眾人看著眼前一幕幕,有些沉默。

他們知道葉凡很強。

“師兄,咱們聯手,應該還有勝算的。”一位年輕道士小聲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