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你終於來了,累死我了。”廖俊逸滿頭大汗,拿著一杯水來到葉凡身邊,說道:

“也不知道高醫生怎麼回事,突然說要出差,去哪兒也不說,現在醫館這麼忙,她還要出差,葉醫生,你知道她去哪裡了嗎?”

葉凡隨口說道:“她去纔有一些藥材,醫館這邊,你多多招待,我跟你一起接待病人。”

——————————

燕京,鐘家。

某個莊園內,這裡坐著不少鐘家高層和武者供奉。

他們在這裡共同商議如何對付葉凡的計劃,每個人眼眸中蘊含著寒光,恨不得將葉凡碎屍萬段。

鐘宏朗沉默了良久,說道:

“各位,我的心情跟你們一樣沉重,葉凡殺了林木前輩,更是壞了我鐘家名聲,隻是我們真的不知道他是什麼修為。”

一位老頭拄著柺杖,眼眸寒光乍現,說道:

“鐘總,關於葉凡的來曆,你們查的怎麼樣了?”

一位和鐘宏朗長得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看向眾人,說道:

“葉凡來自江南省的一個農村裡,我們去村裡檢視時,遇到了一位強者,阻止我們探村,那位強者並不知道我們的意圖,我們以各種藉口,她就是不同意。”

“所以關於他父母的情況查不出來,我們便從金陵開始調查,這葉凡隱身的還挺深,連霍天南都不知道他的武者身份,隻知道他是個醫生。”

“至於他的修為如何,那就更冇辦法查了。我有個建議,林木前輩是外勁高手,卻死在葉凡手中,我們又搞不清楚葉凡的真正實力,如果一個個下江南,恐怕也不好行動,如果大家一起去,有點興師動眾,不如咱們把葉凡引到燕京來。”

“燕京是我們的地盤,不僅有你們,還有你們的朋友,隻要葉凡踏入燕京,他就必死無疑。”

老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能將葉凡引上燕京,定然是好事,可他定然知道我們不會放過他,他能上來嗎?”

鐘家家主笑了笑,說道:“這件事交給我吧。”

一位武者說道:“葉凡所在的農村,我們進不去,你想要從旁人下手,恐怕不容易吧?”

鐘家家主說道:“這次調查也不是完全冇有收穫,除了他的父母之外,他在城市裡最關心的人就是他的未婚妻楚明心。”

鐘宏朗說道:“大哥,葉凡肯定會想到這一步,楚明心動不得,還有,他的醫館有兩個世俗強者鎮守,除非武者出手,不然也動不得。”

鐘家家主嘴角冷笑,說道:“誰說我要動楚明心和他的醫館?葉凡的親人我們動不得,可楚明心的親人呢?楚明心上來了,葉凡會不上來嗎?”

大家都冇有說話。

道理便是如此。

葉凡絕對不會讓楚明心孤身一人上燕京救人,必定會跟上來。

一旦葉凡踏入燕京這片土地,那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鐘家在謀劃對付葉凡,而在江南省的鄭家卻宣佈,不得與葉凡為敵,不得與明凡集團為敵,徹底放棄。

“為什麼?爸,究竟是為什麼呀?”中年婦女很不服氣,說道:

“我兒子還在醫院躺著呢,四肢儘斷,下半輩子恐怕再也下不了病床了,你讓我放棄對方葉凡?我兒子也是你的親孫子啊!”

鄭老在家族中已經處於半退休的狀態,平時很少插手家族中事,這次再次站出來,發號施令。

所有鄭家高層都不明所以,但老爺子的威嚴和堅決的態度讓他們不敢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