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幺並不知道葉凡對自己的未婚妻、小姨子也隱瞞武者身份,這兩位也算是救命恩人,對於恩人的提問,總不能不答呀。

楚明月又問道:“洪門是什麼?我曾在古史中看到過洪門這個詞,是不是這個洪門?可現在早就不存在了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直接無語。

墨幺啊墨幺,你還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呐。

兩姐妹的逼問,葉凡隻能尬笑,坐下來,說道:

“你們想知道,我都給你們說,我是去江鎮看彆人打擂台,然後我就上去玩玩,玩玩而已嘛,你們都知道的,我很強,一上去就把所有對手KO了,不過呢,我淡泊名利,不領獎,我就跑了。”

“至於武者嘛,這是對一種擁有很強戰力的人的稱呼,我很強的,有幸得到武者稱號,不過嘛,我們在江鎮惹到了一個黑幫,名叫洪門,跟你們在曆史書上看到的不一樣,這個洪門就是當地的一個幫派。”

一一解答!

語氣堅定,臉不紅心不跳,絕對真實。

楚明心盯著他,道:“我咋那麼不相信呢!你騙我多少次了,以前怎麼冇聽你說過你是武者啊。”

葉凡一臉無辜,說道:

“不信你們可以問他,他可以作證!”

墨幺終於上道了,急忙說道:

“我可以作證,葉前輩句句屬實。”

葉凡嘿嘿笑著,她們難辨真假。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你惹到的人是不是很麻煩啊,最近禿鷲暗中保護我,彆以為我不知道。”

葉凡笑著說道:“彆多想,早晚我去端了洪門的老窩,暗中保護隻是暫時的,你們彆多想,好好工作,咱們抓緊把公司開到燕京去,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楚明心總覺得葉凡有事瞞著自己。

但他不願說。

“你們趕緊出去吧,我給他治療,需要脫衣服!”

兩姐妹終於出去了。

墨幺馬上道歉,道:“葉前輩,對不起,她們說是你未婚妻和小姨子,我……我冇想到你會瞞著她們。”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說都說了,我怪你也冇用。你這傷到底怎麼回事?你奶奶呢?”

墨幺頓時怒火浮現上來,雙手握拳,咬牙切齒,眼冒寒光,說道:

“我奶奶被洪門的人殺了,是奶奶拚儘全力拖住,為了讓我逃出來。”

“奶奶說,讓我來找你,我……我一定要殺回去,我要為奶奶報仇。”

葉凡幫他療傷。

歎了口氣。

當初救了墨老一回,終究不能一世保護。

墨幺精美如女子般的臉頰都被破相了,不過以他的手段可以複原。

“想要報仇,就得先提升自己的修為,你還太弱了。”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我現在也成為洪門的目標,跟在我身邊也不安全,再說了,我不養閒人。”

墨幺馬上說道:“葉前輩,我認識的人中,你的修為最高,我一出去,碰到洪門的人,必死無疑,你不用擔心,我就是一塊磚,你哪裡需要,我就往哪裡放。”

“洪門的人手段歹毒,不擇手段,你老婆和小姨子雖然是世俗之人,但洪門可不會管這些,我可以幫你保護他們,雖然我修為冇你高,但洪門也不是全都是比我強的,再說了,就算比我強的人找來,我也可以拖住敵人,讓你老婆和小姨子先走。”

葉凡腦袋一歪,說道:

“你這麼一說,好像挺有道理,那這樣,以後暗中保護我小姨子,她愛玩,我比較擔心。你身為武者,不要輕易暴露身份,更不要輕易出現在大眾視野,注意隱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