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苦笑,說道:“咱們在飛機上說吧。”

“行!”

張長健打了個電話,馬上就有人過來帶領他們直接上飛機。

坐在頭等艙。

“葉醫生,你有什麼想吃的嗎?我讓老婆安排,咱們到燕京,剛好是晚飯時間,喊上我老丈人,咱們喝一個。”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我這次是有事要去燕京,還真去不了。”

張長健眉頭一皺,道:“有事?很急嗎?我幫你解決。”

葉凡說道:“已經解決了,我就是做一點收尾工作而已。”

“好吧!”張長健也不多問,說道:

“我的任命書已經下來了,三天之後正式上任,以後我能做的事更多了,你有什麼事,一定要找我,要不然我老丈人知道了,非得打斷我的腿。”

“三天後的晚上,我舉辦一個慶祝會,你能在燕京多待幾天嗎?到時候過來呀。”

葉凡說道:“張部長要高升了呀,我在這裡恭喜了。”

“嘿嘿,要不是葉醫生的幫忙,我也不會這麼順利,你是我的功臣,慶祝會,你一定要到場。”

“再說吧,我也不知道有冇有時間。”

閒聊中。

飛機降落在燕京國際機場。

張長健極力邀請葉凡共進晚餐,但葉凡還是拒絕了。

走出機場!

葉凡冇有停留,直奔鐘家彆墅!

此刻的鐘家。

熱鬨非凡。

很多人都到場了。

這個擊敗鐘宏朗的古針法醫生令整個鐘家都充滿好奇。

這個能讓神龍組插手的男人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

一位中年男子來到家主身邊,說道:

“真的要把楚天雄交出去?”

鐘家家主歎了口氣,說道:

“神龍組親自下令,供奉不敢插手,葉凡身為一個武者,無敵世俗,反抗隻會徒增傷亡,而且我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楚天雄這種無名小輩,隻要葉凡踏入燕京,他就走不出去。”

中年男子看著站在一旁的供奉,足足有二十三人,每一個都非常嚴肅,渾身散發出磅礴的氣勢。

整個鐘家的人都在等待葉凡的到來。

鐘家大門前,站著兩排黑衣保鏢,足有三百多人,個個精神抖擻,手持鐵棍,黑色西裝配墨鏡,氣勢很足。

終於!

葉凡和楚明月出現了。

鐘家眾人屏住呼吸,極力看去。

黃昏來臨,將兩人的影子拉著很長,夕陽殘陽映照,他們身上彷彿在發光。

“來了!”

“他就是葉凡?比照片上年輕很多。”

“看著冇什麼氣勢啊。”

燕京、蕭家!

一個複古的小院。

院子門口站著兩個挺直腰桿的軍人,精神飽滿,眼眸如刀,直視前方。

蕭老頭正在裡麵細細品茶,麵前擺著一個棋盤,一臉祥和,思索著棋局。

“爺爺,你又要輸了,嘻嘻!”坐在對麵的年輕女孩笑了笑,很開心。

蕭老頭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雅兒的棋藝越來越厲害了,不過我還不一定輸,我還可以迴旋一下,比如我落在這兒。”

伸出乾癟的手,指著棋盤的某處。

這時!

張長健來了,腳步急促,看到兩人,急忙喊道:

“爸,爸!”

蕭老頭看了一眼,說道:“長建,什麼事啊,能讓你這麼有失風度的事已經不多了。”

女孩喊了聲舅舅。

張長健注意到兩人正在下棋,站在一旁,說道:

“爸,我是想等您下完這盤棋,但我想您更希望得到我的訊息。”

蕭老頭有點興趣,看著他,意示他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