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頭一看,到處都是血跡、都是被他打倒的人。

抬頭,看向鐘家眾人和武者,說道:

“明知我是武者,還找世俗之人來對付我,你們這不是在侮辱武者嗎?”

一位青年武者上前幾步,手中拿著一把長刀,刀芒陰寒,冷冷的盯著他,說道:

“我來戰你!”

葉凡嘴角露出莫測的笑容,說道:

“誰要跟你們打啊,我又不是來跟你們打架的,傻逼,走咯!”

拔腿就跑!

一下子溜得冇影兒了。

眾人一下子就懵了。

什麼情況?

跑了?

強者風範呢?

強者風骨呢?

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這……他跑了?”

“這不是強者該有的風骨啊?他……”

“什麼情況?不是說他很強,很狂嗎?這……”

大家都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跟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追!”

老婦怒斥,第一個衝出去。

其他武者們紛紛追出去。

鐘家人也是麵視眈眈,完全冇想到葉凡會開跑。

“不是說這葉凡很囂張嗎?這是囂張的人嗎?”鐘家家主看向鐘宏朗,一臉無語。

鐘宏朗也是相當無語,說道:

“我跟她接觸不多,但我去江南省聽到他的事蹟,他確實很囂張,我可……我也冇想到他會突然就跑了呀。”

葉凡早就跑出鐘家的彆墅區,嘴角一揚,道:

“一群傻逼,我又不是來跟你們打架的,我來接人的,任務完成,我得趕緊閃,誰會冇事找事啊,殺了你們,不知道你們還有冇有什麼同門找我麻煩,擾我在都市的平靜生活。”

“我丟,居然有兩個追過來了,看來是冇辦法了,就弄死你們兩個吧。”

“爺爺,這葉凡怎麼跑了?”蕭雅一臉懵。

身為強者,逃跑是很丟麵的事情。

蕭老頭卻笑了,笑得很開心,說道:

“哈哈哈,不跑纔怪,這纔是他的風格,葉兄弟啊,一直都冇變,從不吃虧。麵子在他那兒一文不值。”

連張長健也覺得有些詫異。

蕭雅卻一臉看不懂,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這人真的是個強者嗎?

蕭老頭繼續說道:“長建,你想辦法找到他,我想跟他喝一杯。”

“好!”

“我們回去吧。”

蕭老頭瞭解葉凡,鐘家是找不到他了。

張長健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鐘家應該不會善罷甘休的,咱們要不要做點什麼?”

蕭老頭搖了搖頭,說道:

“不用,隻要不傷及性命,我們可以坐山觀虎鬥,葉兄弟剛出世,他需要紅塵曆練,不過關於他的生意上的事,照顧到位就行,特彆是官場表麵,不得有半點馬虎。”

“明白!”

三人離開了。

葉凡此刻已經逃到一個老城區,這邊屬於郊區。

鐘家的眾多武者分頭追擊,兩個人找對了方向。

如果葉凡想要甩掉,完全可以做到,但殺一儆百,總得給鐘家點顏色看看。

來到一個無人的巷子,跳上牆壁。

兩位武者走進巷子。

“人呢?剛看到往這兒跑的。”

“哼,跑得夠快的,還說是什麼厲害的武者,見到我們就跑,我看就是個剛剛步入武道世界的弱**。”

兩人喘著粗氣,心有不甘。

突然!

頭頂上傳來葉凡的聲音,道:

“喂,你們罵人可是不對滴。”

兩人猛然抬頭。

葉凡縱身一躍,跳下來,臉上始終帶著痞壞的表情。

兩人警惕的看著他,說道:

“葉凡,你跑啊?怎麼不跑了?”

葉凡伸了伸懶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