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多年我都等了,不差這一時,我就在燕京,大哥,你有什麼需要的,招呼一聲,我蕭家可以幫你做到。”

就在這時!

門被敲響。

蕭雅過去,通過貓眼看了一眼,回頭看向葉凡,說道:

“是你醫館的那兩個女孩!”

“讓她們進來。”

開門。

高雅溪和王晴出現,看到裡麵的情況,有點懵。

葉凡站起來,說道:“那個……來,一起吃,一起吃。”

“這兩位我就不介紹了,以你們的手段,早就查出來了。”葉凡看著高雅溪和王晴,說道: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老弟,喊他蕭老頭就行,這位是蕭雅,我在燕京的朋友,他倆是爺孫。”

兩人愣了一下。

你管這老頭叫老弟?

這輩分……

儘管心中有疑惑,但兩人散發出一股威嚴,她們不敢說什麼。

伸了伸手,主動握手。

互相客氣打招呼。

葉凡看向蕭老頭,說道:“以後她們倆在燕京出事,我找你問罪。”

蕭老頭調頭,說道:“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來,我敬二位一杯,以後有事去蕭家找我,這是我名片。”

遞上兩張名片。

這是蕭老頭在世俗行走用的掩飾身份。

葉凡說道:“高醫生,你說有關選址方麵的問題想跟我說?”

高雅溪點了點頭,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在中醫街找到了一個鋪子,挺大的,不過我們稍微打聽了一下鄰居街坊,都說那個鋪子冇人敢要,說是田家預訂,想要拿來做藥庫,但鋪子主人不想給,隻想租給開醫館的人。”

“也有人去開了醫館,但都被田家搗亂,搞得開不下去,直到現在都租不出去,不過租金很便宜,位置也很好,那一條街都是中醫館。”

“我是比較中意那個鋪子的,就是有點擔心這個田家,據說是個大家族,所以我又去找了另一個地方,位置不是很好,在……”

“就要這兒了!”葉凡擺了擺手,看向蕭雅。

蕭雅馬上會意,說道:“田家屬於九個三流家族之一,主營中醫藥材,雖然在燕京隻是三流家族,但放到你們江南省,隨隨便便壓死江南省第一大家族徐家。”

“更重要的是田家是受鐘家庇護的,如果冇有鐘家,田家根本做不起來中藥材生意。”

葉凡嘴角一揚,輕輕一拍桌子,說道:

“定了,就要這個鋪子,高醫生,你們去辦

理手續吧,開業那天,我親自去,我倒要看看這田家能搞出什麼名堂。”

高雅溪對兩個姓蕭的並不瞭解。

但總感覺不是一般人。

心中有某種猜測,也不知道對不對。

“葉醫生,其實咱們初來乍到,燕京高手如雲,咱們可以先在其他地方開了醫館,到時候再想辦法搬遷到中醫界也行。”

高雅溪認為這是最為穩妥的辦法,也不至於一來就得罪田家。

葉凡喝一口酒,說道:

“既然跟鐘家有關,那我就非要不可了,不再考慮其他地方了,就這兒。”

蕭老頭說道:“大哥,要不要我稍微……”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你不要插手,不想跟你們官場的人打交道,當然,如果是遇到官場的事,你們暗中解決就行,彆給我跑到明麵來。”

“如果連小小的田家我都搞不定,那我就冇必要在燕京混了。”

停頓了一會兒,一口悶了杯中酒,說道:

“我要取代陳家,成為燕京的頂流家族,你告訴我,如何才能成為頂流家族,財力?權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