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雅餘光看了看倆女孩,說道:“武者,頂流家族已經屬於半世俗、半武者。二流家族少量族人成為武者,但有不少供奉,三流家族則是有少量供奉。武者有了,財富、權勢自然來。”

葉凡笑了,說道:“這不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嗎?搞起嘛!來,大家走一個。”

兩個女孩有點聽不懂!

武者……供奉……這些詞不曾出現在她們的字典裡。

——————————————

此刻的鐘家。

怒火瀰漫,多少人緊握拳頭,眼冒寒光,盯著眼前的兩具武者屍體。

“銀針封喉,跟林木一模一樣!”武者老婦言語冰冷,說道:

“就是葉凡的手段,此人不出,我們寢食難安。”

一位鐘家子弟走過來,說道:

“我們監視的所有交通要塞、機場、火車站都冇有看到葉凡的資訊,也冇見到人,而且賓館酒店也冇有他的入住資訊,應該還在燕京,就是不知道躲在哪裡。”

鐘家家主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慕家,我調查過,慕家慕蓉蓉和葉凡關係不俗,前不久還親自去了江南省幫葉凡解圍,他現在可能躲在慕家。”

鐘宏朗咬牙,道:“慕家和我們鐘家向來是死對頭,想要將葉凡從慕家揪出來,不容易,而且我們冇有證據,不好做。”

慕家和鐘家是燕京六大二流家族之一,實力相當,產業也差不多。

鐘家上麵是陳家、慕家上麵是沈家。

兩大家族明爭暗鬥多年,不分伯仲。

老婦深吸一口氣,說道:

“這件事我們需要從長計議,鐘家主,你們彆讓葉凡離開燕京,堵死所有的出關口,我們武者這邊接觸慕家的供奉,確認一下訊息,看能不能從武者的身份把他給找出來。”

“如果他出現在世俗人聚集的地方,我們武者也不好出手,到時候還得需要你們利用世俗手段將他引出來。”

鐘家家主點了點頭,說道:“我已經聯絡了歐美那邊的地下強者,就算不能和葉凡對抗,但對他進行騷擾,把他引出去的能力還是有的,過幾天就到。”

鐘家的三百多保鏢被廢,雖然冇有一個死亡,但都得躺在病床上至少一個月以上。

也證明瞭,自家的這些保鏢冇什麼用,需要更強的雇傭兵過來。

鐘家的事,也被捅到網上去了。

網絡上一下子就炸鍋了。

鐘家可是二流家族之一,備受關注,一夜之間三百多個保鏢被打入院,絕對是個大新聞。

“鐘家保鏢集體入院,究竟是哪位猛人乾的?”

“鐘家強者無數,而且我聽說那些保鏢裡還有不少是地下世界的王者、退伍軍人,怎麼就這麼被打入院了啊?”

“不管怎麼說,鐘家這次栽了大跟頭,凶手不隻是誰,但我敬他是條漢子,相信他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還真是勁爆,鐘家的武者難道不出手嗎?”

關於這件事的新聞在網絡上滿天飛,不過範圍僅限於燕京內部,外省的人是不知道的。

鐘家也在將這件事的熱度壓下來。

最直接的辦法就是砸錢,讓熱搜撤下來。

慕家也看到訊息了,這對於慕家來說是個大好訊息,正在調查其中原因。

慕蓉蓉正在看劇,家裡傭人走過來,說道:

“小姐,外麵有個叫楚明月的人找。”

“楚明月?我弟弟的小姨子?”慕蓉蓉急忙站起來,說道:

“快,請她進來。”

“無恥,簡直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