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蓉蓉聽了楚明月的話,怒火中燒,猛一拍桌子,桌上的茶幾都顫動起來,怒道:

“鐘家欺人太甚了,你們不用怕,待在我慕家,量他鐘家也不敢進來抓人。”

“葉凡呢?他在哪裡?安全嗎?”

楚明月說道:“我也不知道,他讓我們先走,我們也不知道去哪裡安全,就來找你了,你是我姐夫的乾姐姐嘛,那你就是我姐姐。”

慕蓉蓉拿出手機,撥打葉凡的電話。

終於撥通!

“葉凡,你在哪裡?有冇有事?”

葉凡那邊微愣一下,說道:“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說這話什麼意思?”

“明月來找我了,我已經知道了。你現在馬上過來我家這邊……不,你在哪裡?我去接你,我看鐘家敢不敢動手。”

“不用,我現在很安全。你幫我安排一下,把明月和她爸送回家,我在燕京還有點事。”

“葉凡,鐘家供奉眾多,你很危險,我知道你有點實力,但鐘家強者不少,你來我家是最安全的,我不會限製你的任何行動,聽姐姐的話。”

葉凡還是挺感動的,說道: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過就算是武者,他們也不能在人群聚集的地方對我動手啊,你放心吧,我冇事。”

慕蓉蓉還是不放心,但葉凡像是鐵了心的不過來,她也是冇辦法。

掛了電話,無奈的看著楚家父女,說道:

“葉凡不來,這樣,我先安排你們回去,你們得罪了鐘家,在這邊很危險。”

楚天雄急忙道謝。

楚明月卻說道:“我不回去,爸,你先回去吧,我要在這跟姐夫混。”

“胡鬨。”楚天雄大聲訓斥,道:

“你怕是不知道鐘家的厲害吧,鐘家可是六大二流家族之一,勢力龐大,想要弄死你,分分鐘的事,再說了,你留下來有什麼用?隻會成為葉凡的累贅。”

“誰說的!”楚明月堅持說道:“我以後跟姐夫學習武功,我要像電影裡的大俠一樣,懲惡揚善,打爆鐘家,為姐夫分憂,回頭我就讓他教我武功。”

“你……簡直胡鬨,跟我回去。”楚天雄直接無語。

“我不回,要回你自己回。”

“你……唉,管不了了,管不了了,你呆在慕家吧,這裡更安全。”楚天雄知道女兒的性格,犟得像頭驢,說道:

“葉凡雖然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但做事太沖動,什麼人都敢招惹,你跟在他身邊,我不放心。”

“爸,你就先回去吧,對了,這事暫時先彆告訴我姐。”

父女倆商量好了。

慕蓉蓉直接安排私人飛機將楚天雄送回去。

把楚明月安頓在家裡。

另一邊的葉凡和蕭老頭喝了很多酒,把酒言歡,兩人喝得微醺,稱兄道弟,若不是蕭雅攔著,兩人都要結拜了。

最終,蕭雅把爺爺帶回家。

葉凡在這裡睡下。

次日。

高雅溪和王晴帶著葉凡去中醫街。

這是一條充滿古香古色的街道,一個箇中醫館充斥在街道兩旁,走進街道就能聞到熟悉的中醫藥材的味道。

高雅溪和王晴不停的給葉凡介紹各箇中醫館是哪個家族名下的,基本都是有一定產業的。

葉凡眉頭一皺。

目光回頭一看,已經有人在跟蹤他。

定然是鐘家的人。

不過並未動手。

中醫街人來人往,除了醫護人員就是病人和家屬。

終於來到一個位置處在中間的大門前,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坐在門口。

看到高雅溪兩人出現,急忙起身,迎上來,陪著笑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