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醫生,王醫生,你們來了,快,請進!”

三人走進去。

王晴介紹說道:“李老,這位是我們的老闆葉凡,也是一位醫生。葉凡,他是這個鋪子的主人。”

李老急忙跟葉凡握手,陪著笑臉,說道:

“葉醫生,你好,你好,關於我這個鋪子的情況,她們都跟你說了吧,唉,大家族欺負人,一直租不出去,隻要你們肯租,我低價租給你們,但前提是你們隻能用來當中醫館,不能做其他用途,這點要寫進合同裡的。”

葉凡環顧醫館,打掃得挺乾淨的,還有各種中醫醫療設備,雖然不能算是最先進的,但也都被擦得鋥亮。

很顯然,這是剛打掃過。

麵值也足足有四百多平。

“她們都跟我說了,我覺得那些都不是問題,就是我需要改裝一下,還有這些設備,我也需要更換。”

李老點了點頭,說道:“都可以,隻要你開中醫館,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這些設備,你要是不需要,我可以讓人拉走。”

葉凡說道:“行,那就簽合同吧。”

李老早就準備好合同,跑進去,拿出來。

葉凡看了一眼,眼睛一眯,有些疑惑的看著他,道:

“一百元?看來你這醫館有故事啊,這麼好的地段,不僅僅是因為田家的騷擾吧?”

李老笑了笑,說道:“我祖先就是從事中醫的,這醫館是我老李家起步的地方,隻是後來家族中醫落寞了,後輩們都去了其他行業,但祖先有遺訓,這個鋪子隻能開醫館,不能用作其他用途,我本人也很喜歡中醫,奈何天賦不高,隻能轉交其他人,但必須得開中醫館。”

“錢不錢無所謂,反正我也不缺錢,主要是把先祖的遺訓傳承下去。”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你放心,田家而已,我會搞定他的,我們剛到這邊開醫館,需要人手,你要是願意,我可以雇你,你對這邊也熟悉。”

“真的嗎?”李老有些激動,說道:

“真的太謝謝你了,隻要你讓我來這兒工作,不要錢也行。我雖然醫術不高,但我對燕京這地方門清,中醫藥材從哪裡進貨,而且在辦證那邊也有點關係,我會儘力協助你們的。”

就在這時!

門口出現了三個人,一臉拽拽的表情,手臂上、胸口上都有紋身。

邁著不可一世的步伐走進來。

“李老頭,這回是哪個不怕死的敢租下你的鋪子啊?”

三人很拽,頭髮都是五顏六色的。

李老上前一步,說道:

“又是你們,馬上給我滾,這是我老李家的地盤,我不允許你們進來。”

三人完全不管他,看著葉凡三人,說道:

“喲,三人看著麵生啊,你們可能對這個鋪子的故事不夠瞭解吧,我給你們講講?”

李老還想說什麼,葉凡攔住了,上前一步,說道:

“好啊,你講講唄!”

“這地方每年都有十幾個人想要租,但都冇成功,知道為什麼嗎?”

“那是因為這地方我們老大看上了,就是這老頭堅決不租,那就乾脆誰都彆想租了。”

“你知道田家嗎?燕京三流家族之一,我們就是為田家做事,你想要租這個鋪子之前,最好先打聽一下田家的勢力,彆花冤枉錢,向彆人一樣,不到一個月就搬走,浪費大家時間。”

三人很囂張、很拽,滿臉傲慢。

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

李老也是低頭歎息,十分無奈。

李家在燕京雖然也是個家族,但隻是小家族,鬥不過田家,屢次被乾擾。因為這地段好,很多人都想要,但都被這些人來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