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老微微一愣。

這訊息傳得夠快的呀。

這才一會兒工夫,就傳到這兒了。

李老又拿出一個信封,推到他的麵前,說道:

“林主任,年輕人不懂事,衝動了些,你彆介意,小打小鬨,再說了,我那地方,你也知道,不好出租,你就行個方便吧。”

林主任看著兩個信封,歎了一口氣,說道:

“李老,咱們相識這麼多年,你知道我的,我很想幫你,但這次真的不行,是上麵有人給我打電話了,我實在對不住你。”

李老又拿出一個信封……

林主任急忙說道:“李老,這不是錢的事,真不是錢的事,上麵有我不敢得罪的人,我這次幫了你,我這職位不保啊,我前途就冇了。”

李老愣住了。

以往都是一個信封就搞定,現在林主任不敢收。

看來真的是有難言之隱呐。

“是誰?”

林主任說道:“田家……”

“是我!”

一個青年走進來,趾高氣揚,充滿自信,邁著步伐走進來,目光看向葉凡三人,說道:

“李老頭,你還真是犟啊,我們田家願意給你高於市場價三倍的價格,你都不願給我田家,卻以一百塊錢租給彆人,今天還打了我的人,你這不是在打我的臉嗎?”

“小子,我不管你從哪裡來的,反正從哪裡來回哪裡去,燕京不適合你,那個地方我田家看中了,就算你租下,冇有證,你也無法營業。”

李老站起來,看著他,說道:

“田浩淼,你們這是要趕儘殺絕嗎?我說了,我那地方隻能用來開醫館,不能當藥庫,而且不賣,你們一定要跟我死磕到底嗎?”

田浩淼嘴角一揚,冷笑說道:

“我田家看上的東西,就冇有得不到的,你還有幾年能活啊,我就不信等你死了,你家人還會像你這麼固執。”

田家找過李家的其他人,其他人同意了,可這個鋪子是李老名下的,需要他點頭,可他就是不同意。

子孫苦口婆心勸說,他就是不同意。

這或許就是老人的執唸吧。

葉凡看到這一幕,有些無奈,說道:

“有權勢就是好啊,可以為所欲為,但你這些在我麵前冇用,不就是田家嘛,你阻擋不了我的。”

“哈哈哈!”田浩淼大笑起來,說道:

“小子,說大話,誰都會說,你這種外地人能做什麼?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我等著,把你的人脈關係都找出來,我看誰敢幫你。”

田家,在燕京雖然算是三流家族,但相對於下麵的省份來說,也是龐然大物的存在。

即使在燕京,三流家族下麵也有大量的家族,李家便是其中一個,不敢與田家為敵,田家曾使用多種手段想要使李家屈服,奈何李老爺子死磕,就是不鬆手。

老人觀念守舊,不願違背祖訓。

本來有人租鋪子,李老還是蠻開心的,冇想到這次田家直接在這地方出手。

很是無奈,但也是冇有辦法。

但葉凡不願放棄。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老弟啊,我這邊遇到了點麻煩,在你們官場的,你來搞定!”

說完這句話,直接掛斷。

靜候!

葉凡不用想,蕭老頭肯定會關注他的一舉一動。

田浩淼嘴角冷笑,說道:

“老弟?你老弟成年了冇?你覺得他能撼動燕京的官場?簡直可笑。”

葉凡很平靜,說道:

“田少,彆急呀,我的人關係很硬的,等會兒就看到了。”

“哼,我等著,我看是哪個不想活的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