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樣僵持不下。

林主任很是無奈,但也不好說什麼。

迫於田家的壓力,他不敢批。

大家一下子沉默了下來,辦公室靜的可怕,隻有呼吸聲。

王晴坐在葉凡旁邊,忍不住說道:

“葉凡,這段時間我在燕京對燕京的格局也有所瞭解,田家確實很厲害,下麵壓著一大批企業呢,你找的是誰啊?”

“昨晚那個?”

葉凡依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說道:

“嗯,我不想沾染官場,但人家利用官場壓我,唉,除了官場外,其他地方都不能找他們,錢債易還,人情債難還呐。”

“不過還好,我老弟還欠我不少人情債,嘿嘿。”

大約過了十分鐘。

門口出現了一個人,腳步很急促,聽著大肚便便,身穿皮鞋,西裝革履。

林主任急忙站起來,陪著笑臉,道:

“局長,您……您不是說今天要出差嗎?您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藥監局局長。

局長冷哼一聲,說道:“我確實是要出差,我的車都已經出門了,結果你給我弄得什麼事啊。”

林主任嚇得臉都發白了。

局長掃視一圈,目光放在葉凡身上,說道:

“想必你就是葉凡兄弟吧?”

這話一出。

大家愕然!

葉凡……兄弟?

局長什麼時候跟這人這麼親了?

田浩淼眼眸一眯,上前一步,說道:

“方局,你這是什麼意思?”

局長看著他,說道:“喲,田少,你在這兒呢,有失遠迎,一會兒去我辦公室喝茶,我來這裡處理點內部問題,一會兒喝茶。”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兄弟,你們要開醫館?”

葉凡站起來,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局長看向林主任,有些嚴肅的說道:

“林主任,怎麼回事?人民開醫館,自主創業是好事,解決就業問題,還能造福百姓,你這邊不給批?”

“我……”林主任有苦難言,餘光看了看田浩淼。

局長又說道:“對方的證件不齊全?”

“冇有!”

“那是有其他問題?”

“也冇有!”

“既然什麼都冇有,為什麼不給批?”

林主任額頭冒汗,臉色略顯蒼白,不知該如何回答。

田浩淼終於說道:“方局,李老頭那個店鋪,你應該知道吧?”

方局說道:“知道啊,他不是堅持開醫館嘛。”

田浩淼說道:“方局,就是這個葉凡要開醫館,就在早上,還打了我的人,所以我來這裡求了一下林主任,不能讓他的醫館開起來。”

“方局,你不會不給我這個麵子嗎?”

局長笑了笑,說道:“田少說的哪裡話,隻是我想問一下,你在這裡代表的是你個人還是田家?”

田浩淼微微一愣。

方局不對勁,剛一進門就喊葉凡兄弟,現在又問他代表個人還是家族,明顯來者不善。

難道葉凡跟方局有什麼親戚關係?

不應該啊,他調查過方局,並冇有發現有這樣的關係啊。

“方局,什麼意思?你是來幫葉凡的?”

方局笑了笑,說道:“田少說笑了,我們這個部門本來就是為了人民,人民創業是好事,開醫館、治病救人更是造福百姓,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部門,這不是我們應該做的嘛。”

“哪有阻攔百姓的道理,你說是吧?”

田浩淼眼眸一眯,說道:

“如果我說我代表的是田家呢?家族派我管理此事,我說的話就能代表田家,我希望方局做事要三思而後行,彆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