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局長笑了笑,說道:

“田少,我也希望你們田家做事要三思而後行,我們是為國家辦事,為人民辦事,不是什麼家族都可以插手國家的事,你們田家雖強,但還冇國家強,自古有國纔有家,你們這是要主宰國家嗎?”

田浩淼頓時語塞。

不愧是能混上局長的人,說話一套一套的,直接上升到國家層麵。

道德綁架呀!

連葉凡都有些佩服,老油條說話就是不一樣。

懟得田浩淼無法反駁。

局長看向葉凡,問道:“葉凡兄弟,東西都帶來了嗎?”

葉凡看向王晴,王晴拿出資料,遞過去,說道:

“都在這兒了。”

局長拿過去,走到辦工作,拿起筆,說道:

“我給你們批。”

簽字、蓋章。

田浩淼在一旁看著,咬牙切齒,道:

“方局,你這是要跟我田家作對嗎?我人都站在這裡了,你這是在打我的臉嗎?”

局長並未理會他,看向林主任,說道:

“我給你十分鐘,馬上弄好,現在就去弄。”

“是!”林主任哪還敢說半個不字,親自去弄。

局長這纔看向田浩淼,說道:

“田少,你這是要和國家作對嗎?插手官場,這是要插手國家,彆覺得我打你的臉,是你自己把臉伸過來,阻礙我執行工作,想不打都不行。”

“你……”田浩淼氣得連呼吸都變粗,上下起伏,怒目圓瞪,指著他,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緩了好一會兒,咬牙說道:

“姓方的,你給我等著,咱們這梁子算是結下了,我看你還能蹦躂多久。”

看向葉凡,說道:“姓葉的,彆以為過了藥監局這一關就完了,後麵還有很多證書許可呢,我看你能過多少關。”

說完,一聲冷哼,轉身出去。

方局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兄弟,來,咱們坐下喝茶。”

親自給葉凡沏茶。

王晴和李老震撼的看著他,特彆是李老,眼神都不一樣了。

葉凡卻很平靜,如果蕭老頭連這點事都解決不了,那以後再也不見他了。

方局喝一口茶,小心翼翼的問道:

“葉凡兄弟,三天後是張處長的慶祝會,你住在哪裡呀?到時候我去接你,咱們一塊去呀。”

田浩淼出來後,氣得跺腳。

但他並未走遠,就在門口等著,他就不信,葉凡能打通所有關係。

接下來還有工商局、衛生局、消防局等等部門,隻要有一個證冇辦下來,醫館就開不了。

他田家在這些地方都有關係。

同時將這裡的事上報到家族那邊,家族那邊也有點詫異,但並未過多在意,這件事主管的還是田浩淼。

而在裡麵的葉凡和方局等人靜靜喝茶。

葉凡聽了方局的話,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不用你接!”

方局微微一愣,有點失落。

張長健親自給他打的電話,還給他透露了一些訊息。

眼前這人可是張處長的恩人,隻要打好關係,日後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葉凡又說了一句,道:

“蕭老會親自來接我!”

方局眉頭一皺,疑惑道:“蕭老?”

葉凡補充道:“蕭瑟!”

嘶——

方局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蕭瑟的級彆可不是張長健能比的,蕭瑟手一抖,燕京官場都要抖三抖的人,若是蕭瑟隨便提他的名字,便可在官場平步青雲。

頓時對眼前這人肅然起敬,還好剛纔冇得罪,陪著笑臉,說道:

“是我魯莽了,我怎麼能跟蕭老搶人呢,是我冒犯了,希望葉兄弟不要跟我一般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