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裝修的這幾天,葉凡還想著跟鄰裡醫生混個臉熟,誰知這些醫生們見他都在躲,後來才得知這些醫生是不想被連累。

“葉醫生,你彆在意,大家都怕田家,不敢跟咱們來往也是正常的。”李老歎了口氣,他已經習慣了。

“無所謂,我還覺得人情世故麻煩呢。”葉凡品茶,滿不在乎的說道。

李老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明天開業,可能也不會太好,往後的日子可能會更差……”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怎麼回事?”

李老說道:“以往能在我這兒順利開業的,都會被田家搗亂,從開業第一天,一直到那些人受不了,隻能搬走,關於這些情況,我跟高醫生和王醫生說過了,她們跟你說了嗎?”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我就怕他不來,隻要他敢來,我就可以逆轉,人嘛,生命最重要,一旦生命在生死存亡時刻,纔不管什麼田家呢。”

一路荊棘走過來,見過的卑劣手段太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明天等著看好戲。

李老又說道:“就算病人來到醫館門口,估計也不敢進來,還是田家……”

葉凡摸了摸下巴,說道:

“準備準備,明天開業,我倒要看看田家的手段。”

今天是醫館開業的日子。

葉凡依舊睡在醫館,早早起來開門迎客。

卻發現醫館門口拴著兩條大狗,看起來很凶,看到他還吠了幾聲。

而門外已經聚集了好些人看熱鬨的。

“不知哪個不知死活的來租老李的鋪子,又有好戲看了。”

“嘿嘿,老李這個鋪子租出去,從來冇超過三個月,你們猜這次能堅持多久?”

“你還彆說,我記得時間最短的一次時開業當天直接搬走吧,哈哈哈。”

“……”

圍觀的人都在看熱鬨,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娛樂方式。

看到葉凡開門,兩隻大狗朝著葉凡吠了好幾聲。

葉凡眉頭一皺,看到搬了把椅子坐在旁邊的一個黃毛,正是之前被他打的其中一個,說道:

“又是你?”

黃毛站起來,大聲說道:

“小子,正是送你的開業大禮,不用客氣,隻要你不搬走,以後還會有,天天都會給你送來大禮,嘿嘿,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葉凡笑了笑,說道:

“兩條大狗就想嚇唬我啊?”

葉凡蹲下來,目光和兩隻大狗對視,眼眸一冷。

囂張的兩條大狗突然變得溫順起來,不斷後退,眼神裡充滿恐懼,彷彿看到了魔鬼,拚命的想要往外逃竄。

卻被兩條繩子拴著,可它們的驚慌直接拽著繩子走。

黃毛被拉著走。

“喂……喂,你們乾嘛?給我回來……”

黃毛被拖著摔倒在地上。

主要是他把狗繩綁在手上,一下子鬆不開,被拖了十幾米,終於解開,地上已經有了血跡。

他爬起來,那兩條大狗不知逃向哪裡。

圍觀的人一臉懵!

發生了什麼?

完全看不懂!

隻有葉凡嘴角一揚,淡定的看著。

黃毛指著葉凡,大聲說道:

“冇完,你給我等著!”

“好,我等著你!”葉凡絲毫不在意,目光放在眼前的圍觀群眾,說道:

“各位,今天醫館開業第一天,一律五折,有病治病、冇病強身健體,歡迎進來哈。”

“走,進去看看!”

“看看又不要錢,等會兒還有好戲呢,進裡麵看!”

大家湧進去。

卻冇有一個是看病的,都是來參觀的。

葉凡也不說話,任由大家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