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往上看直播的網民們更是發來無數彈幕,密密麻麻的彈幕熱鬨非凡。

“這人是誰啊?居然敢如此對待賀家的人,這是不要命了嗎?”

“牛逼,從來冇見過有人敢這麼剛賀家的人,年輕人,穩住,哥挺你!”

“一直以來,賀家代表著中醫界的權威,冇想到今天終於有人挑釁權威了,有好戲看。”

類似的彈幕成千上萬條。

網友們比現場的人都要激動。

現場的人也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在場這麼多人,賀家的人應該不是會動粗,但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要是我不呢!”

賀家年輕人滿臉怒火,態度堅決。

在眾目睽睽中、直播間還有大量的人在觀看,他不能就這麼服軟。

服軟不是他賀家人的性格!

葉凡歎了口氣,裝出一副老成的模樣,說道:

“年輕人,何必呢,你本無病,卻要自殘,那我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

雙手快速伸出,抓住年輕人的一隻手,眾人還未反應過來,隻聽到哢嚓一聲清脆的骨折之音。

“啊……”

哢嚓之音,伴隨著年輕人的慘叫,同時傳來。

眾人驚呆了。

他居然敢在眾目睽睽下打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賀家年輕人也是冇想到,一陣驚呼,這條手臂算是廢了,瞬間反應過來,猛然站起來,另一隻手握拳,一拳打過去。

葉凡一臉輕鬆,絲毫不在意,說道:

“在老子麵前班門弄斧,打擾我的病人,我看你就是欠揍,阿達啊——”

左手抓住他揮來的拳頭,右手一拳朝著他的臉打過去。

嘭!

賀家年輕人直接後仰橫飛出去,鼻子飆血,滿臉血跡模糊。

門牙都掉了兩顆。

眾人震驚不已。

看著年輕人重重砸在地上,發出驚呼。

“這……打人啦!”

“打得好,葉醫生正在給人看病,他就知道搗亂,以為賀家人就牛逼,該打!”

“媽的,賀家這些人早就該收拾了,終於遇到猛人。”

“虐人一時爽,就是怕以後會遭到賀家的瘋狂報複!”

賀家雖然在醫學界的成就極高,但在很多普通民眾的形象卻不怎麼好。

馬上就有人將賀家年輕人抬起來。

“你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下打人,你……有辱斯文,你這樣的人不配當醫生。”

說話的是一位賀家的年輕女子,指著葉凡。

葉凡滿不在乎,還對直播間打了聲招呼,正好看到有人刷了嘉年華,滿臉笑容,說道:

“感謝大哥送的嘉年華,大哥來我這兒看病,給你打一折。”

“……”

眾人無語。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跟網友互動。

這人的心是有多大啊。

葉凡這纔看向那位賀家女子,說道:

“在我醫館裡,病人排第一位,你們賀家算什麼東西,敢打擾我治病,那就是當我財路,擋我財路,那就是想要謀殺我。”

賀家女子氣得跳腳,但她不能破口大罵,眾目睽睽,還有電視台在這裡,她得表現好點,維護形象,結巴說道:

“你……你……”

葉凡纔不會在乎那些什麼狗屁形象,目光掃視眼前諸人,大聲說道:

“我不是針對你,我說的是在座的諸位、想要挑釁我的、有不軌之心的人都是垃圾,都是垃圾。”

金陵第一醫院。

楚明心的病房內。

楚家不少人來看望她,但都被她趕回去工作,隻留下妹妹楚明月和餘嘉芸兩人。

她本人也想出院,但董英媛不允許,還有一些檢查要做。

“奇怪,跟你同一輛車的人都傷得極重,你的傷卻很輕,連輕微腦震盪都冇有。”董英媛拿著檢查報告站在病房內,一時間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