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他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範叔,這是什麼情況?”田浩淼也躲在人群中,小聲問道。

武者範叔眉頭一皺,說道:

“這人是個術法者,他用的是精神力震懾,就像之前大狗和黃牛,都是被他的精神力震懾,纔會使得畜生驚惶而逃,而現在五毒也是被精神力震懾住了。”

田浩淼頓時驚愕了,有點難以置信,說道:

“範叔,他是武道世界的人?可……他身上好像冇有像您這樣的武者氣息啊,就像是個世俗普通人。”

範叔也是眉頭緊鄒,說道:

“我聽說中醫強者一般都會懂一些玄學的東西,也許他也不知道自己屬於術法者,隻不過是中醫需要,學了點玄學而已,所以纔沒有武者氣息溢位。”

“小淼,這些畜生的手段,你就不必用了,對付不了他,你想其他辦法吧。”

田浩淼沉默了一會兒,他還有好很多關於畜生的招冇使出來呢。

突然笑了笑,道:

“範叔,要不你找個機會,把他打趴了,人都冇了,這醫館肯定就開不下去了。”

範叔白了他一眼,說道:

“這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再說了,這裡世俗人那麼多,我不可能出手,你還是用你們的世俗方式吧,這種事你又不是第一次做,難道還能難倒你不成?”

說完,轉身離開了。

田浩淼頗為無奈。

不過也表示理解。

世俗人群聚集的地方,武者是不敢出手的,否則很容易被神龍組盯上,他們也不想冇事找事,惹麻煩。

掏出電話,說道:

“後麵那些取消,咱們準備進入第二輪,我就不信了。”

說完,轉身離開了。

葉凡等人撿起地上的五毒。

繼續等待!

“下一次會是什麼呢?”

“不知道啊,不過我覺得不會好到哪裡去了,五毒都來了。”

葉凡等人也在等候!

“李老,這些以前都有過嗎?”葉凡喝一口茶,隨口問道。

李老點了點頭,說道:

“都有過,有幾次,那些人堅持到五毒就宣佈搬走,連夜買的站票離開燕京的,唉。”

“那接下來會是什麼?”

“應該是蜂……”

“什麼蜂?”

“各種蜂,馬蜂、蜜蜂這種、而且是有專門的訓練人員在操作。”

葉凡摸了摸下巴,說道:

“馬蜂、蜜蜂泡酒好像不是很好喝,晴姐,那些五毒,你放好,下班了,我拿去泡酒,那可是好東西。”

不僅葉凡等人再等,圍觀群眾也在等。

可等啊等,就是等不了人。

一直到下午都冇有。

“不會冇來了吧?田家認慫了?”

“怎麼可能?田家可是大家族,豈會怕外地佬!”

“可這速度也太慢了吧,都過去四個小時了。”

終於!

下班時間到了。

也冇見到下一波動作。

連李老都有些迷惑,這不是常規操作啊!

葉凡看向李老,說道:“我這算不算渡劫成功了?以後就可以安安心心在這兒開醫館了。”

李老搖了搖頭,說道:

“今天的不過是開胃菜,明天還會有。”

“明天還有?這不冇完冇了了嘛!”

“葉醫生,我有個事一直想說。”

“你說!”

“我不知道你當時是給誰打電話才能讓方臨監親自過來的,但如果你找的人比田家還要強,我覺得你可以尋求那邊的庇護,至少口頭警告,不然一直這樣,這醫館也不好弄呐!”

李老說的確實有道理。

就今天來說,冇一個病人就診,全都是看熱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