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沉默片刻,目光掃視眾人。

不少人手裡拿著手機在拍攝視頻,就等著記錄下他把人治死的那一刻,到時候散佈網上,天醫館和葉凡的名聲都會臭。

而且田浩淼會第一時間報警,讓警察來抓人。

葉凡笑了,嘴角微揚。

天醫館打出名氣的第一站就從這一刻開始。

取出三枚銀針,放在掌心,體內勁氣運轉,聚集在雙手,溫養銀針,無形中的氣質發生了變化。

若是武者、或者術法者在這兒,會感覺到武者氣息的溢位,隻是在場的都是世俗之人,對此並不瞭解。

隻是感覺到葉凡氣質發生了一些改變,變得嚴肅、給人一種距離感。

“葉醫生……”高雅溪很熟悉這種感覺,葉凡準備動手了,她心裡著急。

葉凡不為所動,運氣行鍼!

雙手齊刷刷下針,落在病人的穴位上,速度很快。

“鬼門十三針……”

蘇利群終於忍不住驚呼,他一眼認出。

頓時引來周圍人的目光。

“蘇醫生,你說什麼?”

蘇利群眼眸變得銳利起來,還有幾分寒冷,盯著葉凡,說道:

“難道你們不覺得他的針法很熟悉嗎?”

大家轉頭看向葉凡,他又下了三針,速度還是一樣快。

不少人眉頭微皺。

聽到他這麼一說,似乎真的有點熟悉。

終於有一位老中醫認出來,驚愕的說道:

“這是……鐘家的鬼門十三針……他……難道他是鐘家人?”

這一次,所有人都聽清楚了。

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

小聲議論紛紛。

“他……他不會是鐘家人吧?”

“不應該吧,鐘家人我們應該認識啊,可這人很麵生呐!”

“肯定是,整個華夏隻有鐘家會這門古針法,絕無第二家,而且他的針法有一種難以言表的古意。”

“原來是鐘家人,怪不得不懼田家,我記得田家的背後就是鐘家吧。”

“……”

田浩淼都有些慌了。

田家的頭上是鐘家,一旦惹得鐘家不高興,他可能會被家族批評。

稍微退後幾步,來到蘇利群身旁,問道:

“蘇少,什麼情況?真的是鬼門十三針?”

蘇利群的目光一刻都冇有離開葉凡,表情非常嚴肅,說道:

“不會有錯的,就是鬼門十三針,我感覺到了古意,很明顯,田少,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田家和鐘家不是一體的嗎?”

蘇利群也害怕。

病人是他下毒的,就是為了為難眼前的人。

如果眼前之人真的是鐘家人,那他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蘇家雖強,但也隻是個三流家族,鐘家鎮壓下來,蘇家也是喘不過氣的,他同樣會成為家族罪人。

田浩淼有些不知所措,想想這段時間和葉凡的鬥智鬥勇。

葉凡的表現很不平凡,能讓藥監局局長親自出麵壓製他,恐怕也就隻有上麵的家族了。

麵對他,依舊可以保持從容、淡然如水。

種種跡象表明,葉凡極有可能是鐘家人,特彆是這一手熟練的古針法,鐘家獨有。

上前詢問,道:“葉凡,你是鐘家人?”

葉凡以針法驅動病人體內的毒素,驅趕到手臂傷口處,慢慢引流,黑色的血液不斷滴落,散發出淡淡的惡臭味。

抬頭看一眼田浩淼,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你猜!”

我猜???

田浩淼的腦袋簡直要炸開。

腦海裡不斷回憶。

記憶中,他從未見過葉凡,對於鐘家人,他很熟悉,可就是冇見過葉凡呀。

一下子把自己搞的不知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