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少的支援就是他最大的底氣,遇到什麼事,可以找鐘家求助。

回到葉凡麵前,說道:

“葉凡,你就是個盜竊賊,是醫學界的恥辱,偷了鐘家針法,還要來這裡顯擺,中醫最狠的就是你這種盜竊者。”

看了眼病人,居然連見血封喉都治好了。

“就算你治好了病人,那有怎樣,依舊改變不了你是盜賊的事實。”

在場眾人紛紛支援田浩淼。

葉凡理都不理這些人,隻是感覺到一隻蒼蠅在耳邊嗡嗡叫,煩得很。

轉頭,看向屋內,喊道:

“洪慶,該起床了。有隻蒼蠅一直嗡嗡叫,煩人得很。”

洪慶走出來,一身氣勢外泄,莊重、嚴肅,威嚴不怒而出,一步步走過來。

田浩淼看到此人、感受到他的威嚴,咬牙切齒。

難道昨晚的那位強者是他?

高雅溪和王晴紛紛喊道:“洪慶先生!”

洪慶徑直走向田浩淼,緩緩說道:

“醫生治病救人需要安靜,你不知道嗎?”

田浩淼退後兩步,說道:

“怎麼?你要打我?這麼多人看著呢,你敢動手……啊……”

話音未落。

洪慶一拳將他擊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連田浩淼都冇反應過來,已經橫飛出去,重重的砸在醫館大門的門框上。

艱難的爬起來,麵色漲紅。

難以想象!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打人啦,打人了!”

田浩淼爬起來,不停叫喚。

“報警啊,趕緊報警啊!”

在場的熱心人,幫他報警。

警察未趕到之前。

葉凡已經將病人治好,現在身體還有些虛弱。

蘇利群看著病人驚呆了。

蘇家也是擁有古針法,他也是接觸到古針法的人,雖然是殘卷,但那些古意還是可以瞭解到的。

“他對古針法的熟練程度、運用程度已經到了一定的強度,絕對不是剛剛學會的樣子。”

這是他對葉凡的判斷和評價。

而其他醫生們都把這一切歸功於古針法,心中念唸的卻是葉凡盜竊了鐘家針法。

葉凡看著病人,說道:

“你不用擔心,已經度過危險期,後期進行調養就行,辦一下住院手續吧。”

王晴攙扶著病人走進去。

此刻!

那個請老婦進來的青年已經溜之大吉。

本來就是收錢做事,這戲不安劇本走。

說好的老婦會死,然後他發怒、報警、告天醫館、告主治醫生,結果人冇死,給治好了。

他不知道接下來怎麼演,隻好溜之大吉。

大批人依舊在指責葉凡,卻不敢上前動手,洪慶站在這兒,威嚴散發,無人敢上前。

終於!

警笛聲響起。

警察來了。

“誰報的警?”

田浩淼看到警察,急忙上前,說道:

“江隊,是你啊?是我報的警,他打我,趕緊把他抓起來……”

指著那邊的洪慶!

警官走過去,問道:“你打他了?”

洪慶點了點頭,道:“是的!”

“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好!”

洪慶被警察帶走。

高雅溪和王晴有些著急,葉凡卻很淡然。

洪慶可是特種兵背景,不會有任何事,更不需要他幫忙。

田浩淼看到這一幕,十分得意,走到葉凡麵前,說道:

“外地佬,看到了吧?你的人被警察帶走了,你還有什麼牛逼的人就喊出來吧。”

葉凡坐下,沏茶,喝起來,翹起二郎腿,說道:

“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替我擔心。你送來的病人,我已經治好了,你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