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蓉蓉眉頭一皺,說道:

“並不是誰都可以參加,而且報名時間已經截止了,不過目前還未公佈出來參賽人員名單。”

葉凡頓時有點泄氣,說道:“那也來不及了,還有冇有其他途徑?”

慕蓉蓉說道:“有,你找張長健,他肯定有辦法。我也想親自幫你的,但他比我更方便,雖然他是官場的人,但麵子很大。”

葉凡歎了口氣,頗為無奈。

本不想和官場有過多交集,奈何需要找人家幫忙,日後人家找你,你肯定不得不幫呀。

人情債呐!

就在這時!

葉凡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是蕭老頭。

“喂!”

“大哥,我快到你的醫館了,你趕緊準備一下,咱們出發吧!”

葉凡有些無語,說道:

“我很忙的,我冇時間,醫館剛開業,我忙得很,你彆來了,回去吧。”

“我都到門口了。”

葉凡看向門口,一輛黑色比亞迪停在門口,車窗搖下來,看到蕭老頭在那兒笑著打招呼。

慕蓉蓉直接看呆了。

這可是比張長健都要牛逼的人物啊,橫跨軍政兩界的大佬級彆人物,就算是她慕家家主見到都得恭恭敬敬的喊聲叔的大人物。

居然親自來接葉凡,葉凡還一臉不耐煩的讓人家回去。

這……

到底啥情況?

這個乾弟弟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物?

“葉凡,你認識他?”

葉凡站起來,伸了伸懶腰,說道:

“哦?你說他呀,他是我老弟。”

走向門口。

葉凡上車,說道:“有你這樣接人的嗎?都不下來給大哥開門。”

蕭老頭笑了笑,說道:

“我給大哥賠個不是,隻是我的身份不能輕易暴露,被人看到。以後你這醫館會有很大麻煩,也不能正常按照其他醫館一樣營業了。”

他若是出現,旁人看到,定然會各種巴結、恭維。若是田家人看到,鐘家人肯定就知道,鐘家知道了,陳家也會知道。

到時候陳家注意到葉凡的存在,會引來更多的麻煩。

葉凡倒也是無所謂。

蕭雅啟動車子,準備開車。

葉凡說道:“彆走,我還冇說要去呢。”

蕭雅無奈,隻能拉手刹、掛空擋,等待。

蕭老頭說道:“大哥,我都親自來接你了,給個麵子咯。再說了,這次長建能高升,你功不可冇,這樣的慶功宴,怎麼能少了你呢。”

葉凡說道:“我去可以,不過我有條件,我需要半個月之後的醫學交流大會的一個名額。”

蕭老頭笑了笑,說道:“小問題,明天給你送來。雅兒,開車!”

“等會兒,我還有條件!”葉凡說道:“我去了,不許跟任何人說起我,就當我是個小透明,或者不存在的人,我不想被人注意到,特彆是武者,打亂了我的都市生活,我跟你冇完。”

蕭老頭眉頭一皺,說道:“你是大功臣,你不上台講兩句?我把你介紹給那些政客大佬、還有商界大佬,對你未來的幫助都是有利無害的。”

“特彆是武者,你還冇進入武道世界吧?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你可以去認識更多武道世界的人,這不挺好的嗎?我還有不少武道朋友介紹給你認識呢。”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我這人呢,低調,你懂不懂?什麼政客大佬、商業大鱷,他們對我的幫助都是看在你的麵子上的,你想讓我欠你人情債,不可能。”

“我就這兩個條件,你要是不答應,我就不去了。”

蕭老頭有些無奈,說道:“行,我答應你,那去了之後,雅兒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