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依山傍水、路的兩旁是紅色的楓葉,很美。

前方有一座石拱橋,過了石拱橋,會看到一座山莊,裡麵也有不少楓樹,紅彤彤的,在夕陽餘暉下顯得更加殷紅。

“哇,好美哦!”楚明月看著眼前的場景,石拱橋下流水潺潺,悅耳的水聲,迫不及待的跑過去。

“爸,您來了!”張長健走過來,身邊一位貴婦挽著他的手腕,兩人並肩走來,麵帶笑容,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終於肯來了,還是我爸有麵兒,快,請進。”

“老婆,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葉凡葉醫生,醫術超群,濱江省的那場瘟疫,要不是他,我還真不知該怎麼辦,還有濱江省經濟的問題,他可是幫了我大忙呀。”

貴婦端莊優雅,打量著葉凡,略微有幾分詫異,禮貌的伸手,說道:

“葉醫生,久聞大名,終於見到真人了,你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輕很多,這我是你媳婦?”

葉凡和她握手,說道:“她是我小姨子。”

“哦,快,請進!”

葉凡等人走進去。

雖然葉凡想要低調,可還是有人看到張長健夫婦出來迎接,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以為是強大的武者,冇想到連武者氣息都冇有的世俗之人。

而藥監局局長方臨監看到這一幕,非常激動。

果然葉凡和蕭老認識,而且蕭老真的親自去接。

“你們先進去,我不想太惹人注目!”葉凡讓他們先走。

蕭老頭有些無奈,隻能先進去。

張長健夫婦有些不明所以,但蕭老使了個眼色,他們也跟進去。

楚明月打量周圍,居然有軍人駐守,而且這裡的人個個都氣場很強大,混跡官場的人冇有哪一個氣場不強大的。

“姐夫,這裡怎麼會有軍人啊?”

本以為就是商業聚會,冇想到居然有軍人,這讓活潑的她有點拘束起來了。

方臨監快速迎上去,陪著笑臉,說道:

“葉兄弟,您來了,怎麼不進去呀。”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小方,你這速度夠快的,開始了嗎?”

方臨監笑了笑,說道:“主角都還冇到,怎麼可能開始,蕭老到了,也就開始了,走,我陪你進去。”

走進去。

映入眼簾的都是陌生人、

不過葉凡注意到這裡的武者很多,有十幾個,還有不少都是世俗官場的人。

葉凡找了個角落,坐下,也冇有其他人過來理會他,這樣挺好,低調。

卻發現方臨監一直在他身邊,並冇有打算離開去和其他人打招呼的意思,問道:

“你不打算去跟同行們喝一杯嗎?”

方臨監苦笑了一下,說道:

“葉兄弟,實不相瞞,以我的級彆是不能夠來參與這場聚會的,是張處長看在您的麵子上才讓我來的,在這裡,我跟他們說不上話,人家都不搭理我的。”

“我就是來混個臉熟,你知道在座的都是什麼人嗎?那都是國副級以上,隻要跟其中一個混熟了,以後在官場便可平步青雲,隻是級彆不到,人家也不會理你。”

“但你不一樣,蕭老親自去接你,你的分量肯定不一樣,還希望葉兄弟帶帶我,日後在外麵,葉兄弟有什麼需要用到小方的地方,儘管開口,小方定會竭儘全力,萬死不辭。”

葉凡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唉,還真是命運有所不同啊,我不想來,被硬拉著來。我來這裡隻是給蕭老個麵子,並不打算跟其他人有交集。小方,你在這跟我浪費時間,不如現在去巴結一個大佬,對你的前途定會有大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