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臨監有些無語。

我千方百計想要來,你卻說你是被硬拉來的。

這讓我情何以堪,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呐。

不過他覺得葉凡的話有點過了,畢竟這樣的聚會,誰不想來。

蕭老、張長健發表講話,都是各種感謝和祝賀,大家也是時不時的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一切都其樂融融。

隻是偶爾會有人看向葉凡這邊,但也冇多看,更不會來打招呼。

還有人詢問蕭老,蕭老就說是一個朋友,帶過來見見世麵,並未過多介紹。

“姐夫,這個蕭老是什麼人啊?感覺好像很牛逼的樣子。”楚明月一臉好奇,剛開始一臉拘束,慢慢的也放鬆下來,說道:

“我看這些人很多都是電視上才能見到,而且是在政治頻道和軍事頻道才能看到的人,好像是咱們國家重量級人物呀。”

葉凡掃視一眼,說道:“你彆管人傢什麼身份,該吃吃該喝喝,不用拘束,他們再牛逼也冇有你姐夫我牛逼,來,乾杯!”

兩人碰了一杯,一飲而儘。

張長健夫婦走過來,麵帶微笑,舉起酒杯,表示謝意。

一飲而儘!

張長健的目光看向旁邊的方臨監,說道:

“那件事你做得很好,還親自帶葉醫生去其他部門,你在藥監局當局長有五年了吧?我覺得你資曆足夠了,明天去找我。”

方臨監受寵若驚,激動的連酒杯都拿不穩,直接拿來一瓶紅酒,說道:

“張處長,謝謝您,幫助葉醫生,那是我應該做的,應該做的,日後有什麼需要,我一定會竭儘全力幫葉醫生去做。”

“來,我乾了,您隨意。”

方臨監直接吹瓶,紅酒都流到脖子上,流進衣服裡,但他開心呐。

張長健笑了笑,並未說什麼,手中的酒杯也一飲而儘。

葉凡擺了擺手,讓他們夫婦趕緊離開,不想惹人注目,兩人離開。

方臨監滿臉都是紅酒,看向葉凡,又拿起一瓶紅酒,說道:

“葉兄弟,我乾了,你隨意!”

葉凡攔住他,說道:“小方,再喝你的胃就要出問題了,以後幫我打點一下官場方麵的事就行。”

“一定,一定的!”

方臨監向小雞啄米,不停點頭,笑得合不攏嘴。

葉凡慢慢飲酒,他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在場的武者身上,一眼看穿在場所有武者的修為,最強的是丹勁初期。

武者能達到如此高度,已經很強了。

看來蕭老頭身邊的武者朋友還是很硬朗的,而且這位丹勁高手年紀不大,也就四十歲左右。

注意到小姨子和一個青年武者在聊天,似乎挺開心的,小姨子的表情也是充滿驚愕和激動,偶爾還會看他一眼。

帶著小姨子來這裡,就是為了讓他瞭解到武者的存在,一步一步將她帶進武道世界。

他不能時時刻刻把小姨子帶在身邊,讓她有自保能力纔是最重要的。

突然!

小姨子跑到他身邊來,說道:

“姐夫,我出去一下。”

“去吧!”

她跑向剛纔的青年武者,一起出去了。

葉凡不禁眉頭一皺,不會被人忽悠了吧。

大大咧咧的小姨子智商不夠高,總是讓人擔心。

葉凡拿著紅酒杯,走向蕭老頭,他正在和其他武者聊天呢,把酒言歡。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朋友,名叫葉凡。”蕭老笑嗬嗬的向大家介紹。

大家也是禮貌性的跟葉凡打了個招呼。

葉凡也是禮貌性的打招呼,隨後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