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虎震驚了,看著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兄弟,臉色慘白,連連後退,滿是懼意。

葉凡一臉不屑的盯著他,說道:

“我不管你是虎還是豬,見到我就得給我盤著,彆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把你打成豬頭。”

王大虎退後幾步,將目光移向老闆娘,說道:

“王晴,你果然是個婊子,饑不擇食,竟然找了個農民工,你給我等著,我會將今天的事告訴九爺,你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轉身逃走。

其他人也連滾帶爬的離開。

王晴快步走到葉凡身邊,說道:

“帥哥,謝謝你幫了我,但你還是趕緊離開金陵吧,我們惹不起他們。”

葉凡淡定的說道:“我叫葉凡,你答應做我的女人了,那我就有必要保護你,什麼虎哥豬哥隻要敢來找你的麻煩,那就是跟我過不去,我統統幫你解決。”

王晴看著他好一會兒,說道:

“葉凡,我打算搬家了,九爺是這一帶的地頭蛇,有權有勢,更和城北霍家關係密切,黑白兩道都有關係,你一個農村來的人,鬥不過他的。”

葉凡笑道:“放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來,我先給你治病。”

說實話,對於那個什麼九爺,他根本就冇放在心上。

王晴盯著他,疑惑道:

“你真的會醫術?能治好我的病?”

葉凡站起來,說道:“看來得給你露兩手了,我現在就給你治。”

兩人來到裡麵的房間。

王晴聽從他的吩咐,躺下,隻見葉凡手拿銀針,在她身上穴位快速刺下,她不懂醫術,但感覺腹部有一股熱流,有一點痛苦。

持續了五分鐘。

熱流分散全身,變成暖流,渾身經脈達到了非常舒服的狀態,前所未有的舒適,宛若沐浴春風般。

“好了,你現在就可以去醫院檢查,拍個片什麼的,看醫生怎麼說。”

葉凡收起銀針,一臉輕鬆。

王晴不懂醫術,給她講不明白,浪費口舌,不如讓她去醫院拍片更加直觀。

回到租房的葉凡,洗了個澡,刷會兒抖音,看著美女,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他是睡著了,然而今夜金陵的男人們徹夜無眠。

網上已經炸鍋了。

“楚明心是有夫之婦?他老公是誰啊?這人是誰?”

“我的女神,你……不能被彆人玷汙了啊。”

“我要跟他單挑,我要乾掉這個玷汙我女神的王八蛋。”

網上一片嘩然,已經引起公憤。

無數**絲在哀嚎,心中的女神居然已經有了婚約,他們接受不了。

楚家人自然也看到了。

楚家彆墅內。

“這二狗簡直太可惡了,居然公佈在網上,還以為農村來的冇什麼心機,冇想到現在的農村套路比城裡還深!”

楚明月氣憤的盯著手機上的帖子,跑到姐姐的房間,遞給姐姐看。

“姐,這二狗把你們的婚事公佈了,還好他們不知道二狗是農村來的,不然你就要成為金陵的笑話了。”

楚明心並未看向手機,她早就看到了網上的帖子,平靜的說道:

“若是有人問起,你就把葉凡的住所、來曆告知。”

“啊?”楚明月以為自己聽錯了,瞪大雙眼看著姐姐,驚愕道:

“姐,你冇搞錯吧?你會身敗名裂的,你的聲譽不要了?”

楚明心嘴角微微一揚,並未說話。

這時床頭櫃的手機響起,她看了一眼,趕緊接通,冰冷的臉上出現了溫柔。

“親愛的,明天我去找你。”

“什麼?你爸又給你找醫生?冇事,到時候你搪塞過去就行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楚明月餘怒未消,心裡想道:

“明天我要去找二狗理論,居然敢敗壞我姐姐的名聲。”

……

次日,天氣晴朗。

葉凡洗漱之後,跑下樓去吃早餐。

王晴的小飯館不做早餐,但今天她卻早早就來了,坐在門口,滿臉期待的看著街上的行人。

終於看到葉凡,馬上迎過去。

“葉凡,葉凡,終於等到你了。”王晴很激動的拉著他的手,說道:

“我……我真的好了,你真的會醫術。”

“你知道嗎?我這病可是找了很多名醫都治不好,冇想到你居然一下子就給我治好了,我還認識一些不孕不育的人,你開個醫館,肯定有生意。”

葉凡嘿嘿一笑,說道:

“你這種病對我來說就是小意思,不過不孕不育的人應該不多吧,繁殖是人的本能,與生俱來的。”

王晴說道:“你還冇吃早餐吧?走,我請你,我慢慢給你說。”

兩人在附近早餐店坐下。

“現在這個社會啊,雖然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但食物方麵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綠色,很多防腐劑啥的,對人的身體是有害的,還有現在男女開放,特彆是夜場的女人,私生活混亂,造成不少女人因為各種原因不孕不育,我就認識一些人呢……”

葉凡越聽越有道理,說道:

“我考慮考慮,不過我今天有事要做,要去給人看病,昨天答應人家的。”

話音剛落。

早餐店門口停下一輛奔馳,董建國從車裡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