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向大爺大媽們,趕緊招呼,道:

“來,大爺,阿婆,這裡進來,避雨!”

中年醫生直接無語,憤怒之火也燃燒了。

看到賀家兩個年輕人已經上來避雨,大步走過去,嚴肅說道:

“不好意思,這裡冇有你們的位置,這是患者的,請你們出去。”

賀家年輕人盯著他,道:

“就要下大雨了,我們進來避雨都不行嗎?”

葉凡嘴角一笑,說道:“還真不行,下去,彆逼我動手。”

這兩人想到之前那人,有些害怕,隻能退出去。

很快!

屋簷下,屋內能避雨的地方都被患者站滿。

至於其他醫館、醫院來的醫生護士們都得站在露天的小院子裡,包括電視台的人。

下麵的人眼神充滿怨恨的盯著葉凡,心裡早已咒罵他一萬遍,卻也不敢動手。

葉凡麵對這麼多仇恨的目光,直接無視,掃視人群,說道:

“董老,你進來,就要下雨了。”

董建國走過去,第一醫院的醫生護士們也跟著過去。

葉凡卻伸手,攔在董建國身後,將其他人都攔住了。

“你什麼意思?”一個和董建國同齡的人,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也看到了,我這兒已經冇位置了,最多隻能在容納一個人,所以隻能委屈你們和那些人在外麵。”

這位教授有些生氣,說道:

“我們是一起的,同樣是金陵第一醫院的醫生,為什麼董醫生可以進去,我們不可以?”

葉凡滿不在意的說道:“因為我認識他,不認識你們。”

“……”

這幾人更加氣憤了。

他們在金陵醫學界可是有一定名氣,就算是金陵的富商在他們麵前也得給三分薄麵,這人居然說不認識就讓他們在外麵淋雨。

“你……小子,你想要金陵醫學界混下去嗎?”

葉凡冷笑,道:“你要搞我?威脅我?我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我聽過一句話,辱人者,就要做好被辱的準備,不知道你們做好準備冇?”

這話,把這幾位教授氣得不輕。

今天來這裡的大多數是年輕醫生,偶爾也有幾箇中年醫生,他們算是資曆最老,最有威望的。

平日裡總是高高在上,這一刻,卻被一個不知名的小子無視他們的威望,讓他們在外麵淋雨。

“董老……。”

隻能向董建國投去求助的目光。

廣袤的天空昏沉沉,烏雲密佈,遮天蔽日,大雨即將來臨。

黑雲壓城,越來越低。

天醫館得小院子站著三十多人,目光帶著憤怒,盯著站在屋簷內的葉凡等人,想要衝進去,但卻又不敢去。

賀家那被打得年輕人就是榜樣。

他們都是要麵子。要形象的人,不跟葉凡一般見識。

轟隆……

天空驚雷炸裂,一道閃電出現在天邊,照亮半邊天。

嘩啦啦……

傾盆大雨轟然而來。

這些人由憤怒變成慌張了。

終於有幾人衝向屋簷,不管不顧。

屋簷已經容不下,他們當即推開兩個大媽,自己站上去。

“年輕人,你……怎麼這麼冇素質?”

大媽被推出去外麵,大雨降落在腦袋上。

葉凡快速跑過去,抓住那倆年輕人,隨手一扔,丟下院子,傳來慘叫,任由大雨拍打在他們身上。

“大媽,趕緊進來!”

兩位大媽趕緊回來。

葉凡盯著下麵眾人,說道:

“誰若是敢打擾我的病人,彆怪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