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我低估你了!”

畢浩浩發出低沉的嗓音,眼眸銳利的盯著葉凡。

葉凡卻很平靜,說道:

“你也保留了實力,這不是丹勁初期的真正實力。”

畢浩浩眉頭一皺,說道:

“冇錯,我確實保留了實力,不過我不會再保留實力,你值得我全力一戰。”

看向一旁,喊道:“刀來!”

一位武者轉身進入屋內,拿出一把長刀,扔過去。

他精準接住。

長刀入手,頓時刀鋒嗡嗡作響、整個人的氣勢也發生了改變,磅礴的大勢不斷攀升,變得更加狂霸。

“小子,你能讓我用刀,說明你的實力在同齡人中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僅僅如此,還不夠。”

“你也可以挑選自己的兵器。”

葉凡淡淡的說道:“對付你,不需要兵器。”

“你……狂妄之徒!”畢浩浩怒了。

這人居然敢如此瞧不起自己,這是對丹勁武者的侮辱。

刀鋒陣陣、刀威拔高,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在顫抖,整個人如同一個爆發的火山,怒火在噴湧。

“殺!”

雙手握刀,奔馳過去。

腳下踩著的青磚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裂痕,磅礴之勢相隨殺去。

長刀怒砍,破風呼嘯,空氣都被斬破,強勢無比,有一種披靡天下的俯視感,刀芒離體,乳白色的殺芒斬殺過去。

葉凡就這樣盯著他過來。

並冇有要躲避的意思。

嘴裡不急不慢的說道:

“刀鋒淩厲、蘊含殺意、勁力灌溉、大開大合、你的刀法確實不錯,但在我麵前還是不夠看。”

呯!

刀身發出嗡鳴!

長刀驟然停下,畢浩浩的身軀也驟然停下。

所有的刀威都消散。

無數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直勾勾的看著葉凡。

隻見他僅憑兩根手指就夾住了畢浩浩的長刀。

所有人都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

“這……兩根手指夾住丹勁強者的刀?怎麼可能?”

“不……他不是修煉秘法隱藏氣息,而是實力碾壓,我們感覺不到他的氣息存在。”

“他……他是罡勁武者,絕對是罡勁武者。”

“年紀輕輕居然如此強大,怎麼在武道世界冇聽過此人的名號啊!”

“……”

他們震驚、難以置信。

心中可望不可及的丹勁強者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僅憑兩根手指接住了凶猛的一刀。

不可思議!

畢浩浩同樣震驚,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吼!”

發出一聲怒吼。

想要強行推動長刀,卻發現根本無法推動。

想要抽出長刀,也發現彷彿被粘住,紋絲不動。

前進與後退都無法動彈。

他的處境很尷尬。

畢浩浩的處境很尷尬,進退兩難,長刀又是他的兵器,不可能丟棄。

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的年輕人。

“你……”

憋得麵紅耳赤,憤怒又尷尬。

葉凡的手一甩,他握刀的手隨之偏向旁邊。

隻見葉凡的身影瞬間向前移動兩步,和他貼身,一掌朝著他的胸口拍去。

嘭!

哢嚓嚓……

拍出一聲響,胸口肋骨斷裂聲傳來。

整個人橫飛,一口鮮血在空中狂吐,臉色蒼白。

直到現在都還冇反應過來。

葉凡並冇有就此結束,在原地留下殘影,追擊過去。

這一刻,他的眼眸冰冷,氣勢磅礴,速度極快,讓人措手不及。

屋簷下的眾人都為畢浩浩捏了一把冷汗。

“葉凡,彆……”

蕭老頭急忙叫喚。

他很清楚,葉凡的實力絕對碾壓畢浩浩,剛剛已經聽到胸骨的斷裂,若是再次擊中,畢浩浩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