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急忙衝上前幾步,呐喊。

葉凡急刹車!

指縫間的一枚銀針已經抵在畢浩浩的脖子上,僅僅隻有三毫米的距離。

所有人隻感覺脊梁骨發冷。

懸著的心落下了一半。

畢浩浩是他們的好友,又是一位尊敬的強者,冇想到麵對眼前的年輕人也毫無還手之力。

蕭老頭急忙走過去,說道:

“畢前輩是我邀請過來的朋友,給個麵子,彆傷他性命。”

畢浩浩臉色蒼白、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已經感覺到死亡的危機襲來,遍佈全身,靈魂都在顫抖。

若不是蕭老及時阻止,他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

葉凡轉頭看向蕭老頭,收斂氣息,如同普通人,收回銀針,說道:

“行,給你個麵子,不過你讓他以後彆來打擾我生活,不然我不會再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

目光轉向畢浩浩,冷冷說道:

“丹勁初期,不過如此,以後安分點,彆總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畢浩浩鬆了口氣,急忙說道:

“是是是,多謝前輩手下留情,晚輩多有冒犯,抱歉!”

他知道自己和葉凡之間的差距,之前的高傲被恐懼取代,此人不是修煉了秘法來隱藏氣息,而是實力的碾壓。

至少也是罡勁級彆。

在場眾人一陣唏噓!

他們平日裡接觸的畢浩浩總是一副高冷的模樣,以高姿態跟他們對話,還頗有對他們指手畫腳的居高臨下。

這一刻,卻輪到他卑微屈恭。

還真是風水輪流轉,見識到畢浩浩的這一麵。

葉凡看了一眼那邊早被嚇傻的譚元武,並未說話。

廢他雙手作為懲罰,足矣,再有下次,直接取其性命。

蕭老頭髮出哈哈笑聲,有點尬,但也是為了打破這冰冷的氣氛,說道:

“諸位,一點點小插曲,走,咱們繼續,繼續!”

來到畢浩浩麵前,說道:“畢前輩,你冇事吧?要不你和譚先生先回去療傷?”

畢浩浩看著他,抱拳,說道:

“老蕭,我欠你一個人情,我們先走了。”

畢浩浩胸骨斷裂,帶著譚元武離開。

眾人回到晚會現場。

更多的目光看向葉凡,還有武者主動過來打招呼,想要結交,葉凡也冇多大興趣,他想要的是低調。

暫時還不想被太多的武者關注。

“葉前輩,我叫王天策,內經巔峰武者,我敬你一個,我乾了,你隨意。”一個青年武者走過來。

葉凡也不能拂了人家的麵子,和他喝一杯。

王天策小聲說道:“葉前輩,你可知道譚元武的師父是何人?”

葉凡說道:“蕭老已經跟我說過了,丹勁巔峰,林棟。”

王天策點了點頭,說道:

“我知道前輩修為蓋世,但林棟背後是霸刀宗,那是一個宗門的武者,前輩還是小心為妙,還有畢浩浩,他背後的宗門也不弱。畢浩浩這人表麵看起來跟誰都合得來,暗地裡陰得很。”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嘿嘿,我想跟前輩交個朋友。”王天策笑了笑,繼續說道:

“我剛跟蕭老聊過,你對武道世界還不是很熟悉,我可以給你當導遊,我行走武道世界十多年,門清著呢,哪個宗門有哪些牛逼的人物,我都清楚。”

葉凡舉杯,說道:“好,交你這個朋友,不過我現在還不是很想瞭解,我在中醫街開了個醫館,有時間來看病啊!”

“……”王天策有點無語,你這是盼著我生病啊,不過也不敢說什麼,道:“有時間我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