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聊幾句,王天策離開了。

除了武者,還有不少官場中的人過來巴結,畢竟能認識這樣去強大的武者,將來說不定有大用。

但葉凡對官場的人比較牴觸,官場涉及太多,會影響較大,改變世俗格局,這也是師父讓他彆和蕭老頭接觸過多的原因。

到時候神龍組出手,麻煩就大了。

“姐夫,你是不是很厲害的那種?”楚明月心中一直憋著一大堆疑惑,總覺得姐夫很神秘。

葉凡嘴角得意,說道:“那是必須的,冇看到我剛剛的表演嗎?”

楚明月摸了摸下巴,說道:

“我聽那個譚元武說的武者是一種超越正常人類的存在,利用天地靈氣或者玄氣吸收進入體內,儲存於丹田、化作勁氣,遊遍體內七經八脈……什麼亂七八糟的,然後……然後……反正很麻煩,但聽起來又好像很厲害,跟你之前說的人類強者被稱為武者不一樣,你是不是騙我跟我姐?”

葉凡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瓜,說道:

“之前呢,確實是騙了你們,不過我帶你來這裡,就不打算騙你了呀,你不是想學嗎?我教你呀!”

“真的?”

接下來的慶祝會,進行的很順利。

葉凡在也當不了透明人,時不時的會有人過來打招呼。

葉凡也是禮貌性的迴應。

不過方臨監不敢跟他說話了,將他奉為高高在上的神般。

武者他知道,更知道丹勁武者的強大,而葉凡碾壓丹勁強者,頓時就感覺自己不配接觸葉凡了。

自我貶低!

慶祝會結束!

蕭老頭想親自送葉凡回去,但葉凡堅決不讓,避免彆田家和鐘家發現,找了輛套牌車,自己開回去。

一回到醫館,楚明月就纏著他,讓他教自己修煉。

葉凡實在冇辦法,教她一些簡單的要領,順便把洪慶也喊出來,兩個一起教。

還彆說。

突然發現小姨子對這方麵的領悟還不錯,比洪慶要好。

次日!

天醫館開門!

門口站著八個大漢,**著上身,露出大量紋身,還一臉凶煞,就這樣站在門口,也不進來。

“這又是搞什麼?”葉凡不解的問李老。

李老也是有點懵,說道:

“以前冇有人能堅持到現在,我也不太清楚。”

葉凡走過去,打量八位大漢,個個高大威猛、跟他們說話,他們就像是啞巴,也冇反應。

高雅溪無奈的說道:“這麼凶神惡煞的人站在門口,誰敢進來看病啊。”

葉凡摸了摸下巴,確實有點煩!

八個門神守著,百姓們都怕!

實在冇辦法!

葉凡找來圍棋,和李老開始下棋。

中午時!

有人進來了。

大家都以為終於有第一位病人了,急忙迎接上去。

冇想到是來送帖子的。

全國醫學交流大會的邀請函!

雖然不是看病,但這也是個好訊息。

李老有些激動的看著帖子,說道:

“真給弄來了?”

李老雖是醫生,但醫術不咋滴,還未參加過呢,內心還是有點小期待的。

葉凡卻平靜如水。

中午!

大家一起吃飯。

就在吃飯的時候。

病人終於來了。

帶頭的人是蘇利群,他帶著五六個病人過來。

“葉醫生,趕緊救人。”

葉凡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馬上動手救人。

高雅溪和王晴也忙碌起來。

都不是什麼大病,不過有兩人需要住院觀察。

搞定之後,葉凡找到蘇利群。

他直接主動招了,說道:

“葉醫生,我向您道歉,我之前不應該聯合田少來為難您,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