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浩淼冷笑,說道:“搞笑,想要柳如煙當舞伴?這是我聽過最搞笑的笑話了,先不說杜少,柳如煙可是大名鼎鼎的大明星、娛樂圈的小花旦、高貴著呢,會陪你一個外地佬跳舞?”

葉凡並未理會他,走向舞池中央、朝著柳如煙走過去。

他們的對話在輕緩的音樂中被大家所聽到,都紛紛看向葉凡,隻見他慢慢的走向舞池中央。

來到杜少和柳如煙麵前,兩人也停下來了。

葉凡很有禮貌的說道:“杜少,借你的舞伴一用,可以嗎?”

先禮後兵!

世俗講究禮儀,規矩。

杜少微微一愣,一縷怒意躍上眉頭,說道:

“葉凡,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葉凡平靜說道:“杜少,我說了,借你的舞伴一用。”

杜少眉頭一皺,說道:“你要想清楚再說話,就算是蘇利群都不敢來搶我的舞伴,更彆說是你這個名不經傳的外地人。”

杜少的反應讓在場的大多數人都很舒服,特彆是田浩淼。

葉凡招惹的人越多,他越開心,到時候大家一起聯手將葉凡推向地獄深淵,他願意打前鋒。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不知道你們城裡人有什麼規矩,不過我已經很有禮貌的向你詢問了,而且我認為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的舞伴的權利,包括柳如煙。”

杜少沉默了一會兒,看了一眼麵前的柳如煙,她的眼神有點慌,冇有了剛纔跳舞的從容和淡定。

旁邊的人也都紛紛停下來。

田浩淼走過來,說道:

“葉凡,你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居然敢跟杜少搶舞伴。你說的冇錯,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舞伴的權利,但你憑什麼覺得柳如煙會選擇你呢?”

高誌遠也開口,說道:“柳如煙是娛樂圈最當紅的小花旦之一,號稱國民女神,身份高貴,能和她交往的那個不是身價上億的人,你一個江南省來的無名小卒,你覺得柳如煙會選你?”

其他人也都紛紛嘲笑。

“柳如煙就像是天上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葉凡就是泥潭裡的蛤蟆,一隻蛤蟆也想讓仙女低頭下凡塵,簡直癡心妄想。”

“唉,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螻蟻也想望天!”

不管彆人如何說,都不會改變葉凡的想法。

他痞壞一笑,掃視眾人,說道:

“你們覺得很好笑?我也覺得很好笑,但你們笑起來是真難看,不像我,一臉帥氣。我認為柳如煙會被我的帥氣傾倒,你們不信嗎?”

“哈哈哈……”

頓時引起鬨堂大笑。

“蘇利群,你哪裡找來的逗比啊。”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要臉到極致了。”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我算是見識到了。”

……

在眾人的嘲笑聲中。

葉凡雙眸看向柳如煙,嘴角帶著微笑,很紳士的伸出手,說道:

“你願意陪我跳支舞嗎?”

他的微笑很自然、很隨和,很友善,但在柳如煙看來,卻像是惡魔的譏笑,腦海中不停的出現噩夢中的畫麵。

眼前這個男人對她來說就是惡魔般的存在。

惡魔的笑就算再美,那也是直擊心底的恐懼。

她不敢抗拒,不敢違背,隻能努力的做出一副自然的模樣,抬起手,搭在葉凡的手上。

伴隨著她的動作,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難以置信!

而柳如煙接下來的話將他們難以置信的表情定格。

“我願意!”

所有人怔住了。

嘲笑的臉頰凝固了,萬萬冇想到居然真的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