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少第一個反應過來,難以理解的問道:

“如煙,為什麼?”

要知道,杜少為了邀請她,直接砸出三千萬,這是他們私底下的交易,邀請柳如煙來隻是為了證明自己的魅力、在九大三流家族中更具有權威罷了。

增強自己在這些人心中的權威。

冇想到柳如煙卻配合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打了自己的臉。

柳如煙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他很帥!”

葉凡伸出另一隻手,攔住她的腰,她下意識的把另一隻手搭在葉凡的肩膀上,兩人貼的很近。

葉凡附在她耳邊,細微說道:

“小母狗,你回答得很好,我很滿意。”

柳如煙渾身一顫。

就是這個聲音,直擊靈魂。

整個靈魂都在顫抖。

而她這一顫,在彆人看來極不尋常。

女人的身體顫抖有一種很曖昧的情況,那就是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被親吻或更過分的親密舉動,生理髮生反應纔會有的。

葉凡的那一句話,彆人都聽不到。

杜少更是惱羞成怒,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怒火,咬牙道:

“如煙,你……”

想要伸手將柳如煙拉扯過去。

他都從來冇有機會讓柳如煙顫抖過,自己在她身上砸了多少錢,想想就惱火。

可葉凡攬著柳如煙的腰,一個轉身,躲避了杜少的手。

“啊……”

柳如煙驚叫了一聲。

葉凡踩到她的腳了。

“我不會跳舞,你教我!”

柳如煙微微一怔,冇想到他居然不會跳舞,說道:

“你跟著我的腳步、我稍微用力引起,你不要使勁,跟隨我的姿勢……對,就這樣……啊……你踩到我了……”

“再來!”

兩人若無其事,無視旁人,跳了起來。

葉凡連踩了柳如煙的腳好幾次,但冇有一個人笑起來,都還處在震驚中。

“袁大小姐,你打了一下,我怎麼感覺這像是在做夢啊?”

“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蛤蟆怎麼跟天上的仙女跳起舞來了。”

“啊……你掐我乾嘛啊!”

大家都不願相信。

整個舞池就隻有葉凡和柳如煙在跳舞,其他人都看懵了。

韋琳悄悄來到蘇利群身邊,小聲問道:

“蘇少,這個葉凡到底什麼來曆?”

蘇利群現在都還冇反應過來,真的冇想到葉凡能做到,搖了搖頭,說道:

“我也想知道,我夢寐欲求想和柳如煙跳一支舞,冇想到多年心願未達成,這葉凡居然直接邀請就成了?”

“難道真的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不怕被拒絕,勇敢伸出手就成嗎?”

說著,抬頭看向旁邊的韋琳,伸出手,說道:

“韋大小姐,我能請你跳支舞嗎?”

韋琳眉頭微微一皺,覺得應該多向蘇利群多瞭解葉凡的情況,伸手搭上去,說道:

“可以!”

蘇利群頓時激動了。

我去!

還真是!

勇敢伸出手,不要怕丟臉,就算被拒絕也無所謂,說不定成功了呢。

兩人跳了起來。

舞池上,其他人反應過來,也紛紛開始跳起舞來。

隻留下杜少一個人在那兒憤怒的盯著葉凡和柳如煙漸入佳境的舞姿,也成為了全場焦點。

這焦點、這榮耀應該是屬於自己的。

他先走去關掉音樂,而後馬上轉身走向葉凡和柳如煙。

大家都在跳舞,但時刻關注杜少,他怒火中燒,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果然!

音樂停了。

所有人都停下來,看向怒氣沖沖的杜少。

他走向葉凡和柳如煙,提高嗓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