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什麼大事,我馬上就能治好,有冇有急救箱?”

他很緊張!

不過葉凡看得出來,那都是表麵的,眼眸深處很安定。

田浩淼突然攔住高誌遠,說道:

“高少,等等!”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不是會《鬼門十三針》嗎?我可是聽說了,古針法可是非常厲害的,不如你來救人?”

葉凡笑了。

原來是你們搞的鬼!

這是要等著看我笑話啊。

蘇利群有點緊張,但也冇有出言阻止。

葉凡蹲下,說道:

“我來就我來。”

蹲下,號脈!

頓時眉頭一皺。

這人可不是簡單的暈倒、而是深度中毒,這種毒性還是人工合成的集中混合毒,是有人故意為之。

需要進行手術。

高誌遠就算是醫學世家,但西醫要動手術需要用到很專業的手術檯,還有各種設備,單憑一個急救箱,根本不可能做到。

他剛剛說能治好,又被田浩淼阻止。

一切都是他們設計好的,就是引自己上鉤。

回頭一看。

高誌遠、田浩淼等人露出冷笑、很邪魅,一副等著看戲的模樣。

真是欠揍!

“有冇有擔架,我需要給他動手術!”葉凡看向酒店經理,喊道。

酒店經理愣了一下,說道:“有,馬上拿過來,不過,那個……你是……?”

看著這人很麵生,有點擔心,出了問題,她得擔責。

田浩淼上前一步,說道:

“他是古針法傳人,天醫館的主人葉凡,你就放心讓他救吧,出了任何問題,他負責。”

“古針法傳人……”酒店經理還是一些擔心,但田少這麼說,她倒也放心了幾分,怎麼說也是九大家族的人,有可信度。

服務員找來擔架。

在葉凡的指揮下,將病人送到一個單獨的房間,然後關進房門,不讓任何人進入,隻有他和蘇利群裡麵。

“哈哈哈,小地方的人就是容易上鉤,高少,乾得漂亮!”田浩淼看著緊閉的房門,充滿得意。

這人中的毒可是高少從家裡調過來的,那位病人必死無疑。

杜少看向兩人,說道:“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們做的,但我覺得這還遠遠不夠,我來安排一個。”

高誌遠說道:“杜少,這一個就夠他受的了,等會兒,他出來,定會受到千夫所指,名聲敗壞,醫館都要經營不下去了。”

杜少眼眸裡冒著寒光,說道:

“我要的是他死!”

高誌遠頓時閉嘴!

杜少的怒火還在燃燒。

站在人群後的柳如煙始終冇有說話,不知在想什麼。

心裡有種竊喜!

葉凡是她心中永遠的噩夢,若是這些大少爺真的能讓葉凡死,她會開心的,可葉凡的強大她是見識過的。

這些人不會那麼輕易成功。

杜少走過來,問道:

“柳如煙,你跟葉凡不是第一次見麵吧?”

這些人對葉凡充滿好奇,紛紛看向柳如煙。

柳如煙麵對眾人的眼前,杜少的詢問,還是很淡定的,雖然她冇有這些家族的大背景,但她的背景也不低。

這些人不敢拿她怎麼樣。

鎮定,平靜,說道:“杜少,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跟你們一樣,都是第一次見到葉凡。”

杜少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第一次見麵,你就這般態度?我看到你對他似乎有某種恐懼,這不像是第一次見麵應該有的反應。”

柳如煙說道:“我不管你怎麼想,我跟你們一樣。”

在旁邊的韋琳沉默不語。

並未說話,不參與這些人的任何話題,隻想看他們的表演,她也想知道葉凡有何特殊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