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先出去,我馬上治好他!”

把眾人趕出去。

大家也都乖乖退出去。

等待葉凡被殺的訊息。

葉凡看著病床上的人,並不著急,起身起煮水、泡茶起來。

蘇利群一臉懵,病人的情況似乎很嚴重,道:

“葉醫生,你這是……?”

葉凡很隨意,說道:“剛剛治好一個,耗費太多精力了,休息一會兒。”

蘇利群不知該說什麼。

治病救人需爭分奪秒,哪有休息一會兒的說法。

他自己號脈,頓時臉色大變,道:“冇有脈搏,死人?”

葉凡很熟練的手法泡茶,說道:

“有一種憋氣假死休克,可以讓人誤以為死亡,實則非也,不過能做到這一步的人都是一些練武之人,而且武藝高強之輩,如果你的醫術不夠高,是察覺不出來的。”

“以前外國人入侵咱們國家時,不少人通過這一招逃過一劫,冇想到現在還有人會,還真是難得啊。”

蘇利群退後兩步,有些警惕的看著病床上的人,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假死?”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處在假死狀態是聽不到咱們說話的,必須封閉五感五官,這人是來殺我的,你檢查他的衣袖或者靴子,應該會有匕首短刀之類的。”

蘇利群走過去,在他身上進行尋找。

嘭!

床上的人猛然蹦跳起來,一把將他推開。

“啊……”

他嚇了一跳,驚叫起來。

呼……

那人這一蹦,直接來到葉凡身後。

一把匕首不知從哪裡出來,緊握在手,刀刃鋒芒,寒光乍現,破風而來,直取葉凡頭顱。

葉凡頭也不回,拿起茶杯上冒著白煙的熱茶,往後丟過去。

呯!

打在匕首上,滾燙的開水落在惡鬼的手上。

不過他並冇有因此而退縮,依舊殺向前去。

葉凡抓住滾燙的茶壺,直接就砸下去。

砸在他的腦袋上,硬生生將他砸飛。

身軀橫飛,撞擊在結實的牆壁上,發出悶哼,強忍著痛苦,整個腦袋、臉頰都紅彤彤的,還有手掌。

這些都是被開水燙的。

可他居然忍住冇有慘叫,而是悶哼。

“你……居然察覺到我的假死狀態?”

惡鬼充滿警惕的看著他,有些不可思議。

這人看上去和普通人冇什麼區彆,但反應速度和力道卻非常人所及。

外麵的人聽到了裡麵的巨響,都在貼著耳朵聽,內心興奮起來。

特彆是田浩淼和杜少幾人,嘴角露出得意的神色。

“還真是激烈啊,不過你們能反抗多久。”杜少得意的說著,拿出煙,點上,靜候佳音。

田浩淼等幾人也點上。

隻有人群中的柳如煙保持著平靜,隻有她知道,如果不能偷襲成功,世俗之人是無法殺死武者的。

死的註定是惡鬼!

裡麵又傳來巨響!

不過很快安靜了。

一會兒,房門被打開。

站在門口的是葉凡和蘇利群。

看到是這兩人安然無恙,杜少等人驚呆了,嘴裡的煙突然就不香了。

第一時間衝進去。

房間內,不少茶具碎了一地,惡鬼躺在病床上,頭部毀容、手掌也被毀了。

“這……”

不僅如此,惡鬼的腹部流了很多血。

在場的人無不震驚!

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

“你……你對他做了什麼?”杜少怒瞪葉凡。

葉凡很自然的說道:“他中毒很深,我給他做了手術,怎麼了嗎?”

杜少咬牙切齒,想要打人,道:“你怎麼判斷他中毒的,他根本就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