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慕家!

慕家高層開會。

“蓉蓉,你確定是蕭瑟?”慕家家主慕磊問道。

慕蓉蓉堅定的點頭,說道:

“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蕭瑟親自來接他,而且蕭瑟對他的態度還挺恭敬的,他說蕭瑟是他小老弟,我具體他冇說什麼。”

一位慕家供奉開口了,說道:

“前天晚上,鐘家一位供奉找到我,想要從我嘴裡套話,詢問我們是否接見葉凡,還問起了東南的兩棟彆墅。”

慕家家主慕磊眉頭一皺,說道:

“蕭家在那邊有個莊園,而且我聽說前天蕭家暗中給女婿張長健舉辦了慶功宴,張長健又高升了,他治理瘟疫、和穩定濱江省兩個功勞,加上蕭瑟的暗中幫助,如今已經是國副級、張處長。”

“就是有點奇怪,如果說張長健的這兩個功勞,葉凡在其中立功,那就算要表示謝意,想要親自接人,也應該是張長健啊,怎麼會是蕭瑟親自接呢?”

他們想不明白,想不通。

一位青年男子說道:“

“爸,我認為這不重要,蕭瑟親自來接人,說明葉凡的重要性,我們可以結交,之前都是交給姑姑去做這件事,我認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可以整個家族幫助葉凡。”

“姑姑也說了,葉凡是武者,而且很強,殺了林木,至少也是個化勁高手,世俗中,又和蕭家交好,這就值得我們結交。”

一位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飛鴻,你說的冇錯,但有一點你想過冇?既然葉凡和蕭家交好,為什麼葉凡的天醫館被田家為難,蕭家為何不出手?”

“額……”慕飛鴻愣住了,不知如何作答。

葉凡被田家為難,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但凡關注天醫館的人都知道。

大家沉默了一會兒。

確實想不通。

一個婦人說道:“不管如何,蓉蓉親眼所見,定然不假,至於蕭家為何不幫葉凡解決田家的事,可能另有隱情,我們想要結交葉凡,也不必操之過急,得瞭解清楚情況,不如就繼續讓蓉蓉和葉凡接觸,如果蓉蓉有需要,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慕蓉蓉點頭,說道:“我同意嫂子的觀點,目前局勢還不明朗,我先走在前麵,你們不要太刻意了。”

慕家家主慕磊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再給你們說一個訊息,讓你們做事有分寸,更加謹慎。蕭家、沈家、陳家作為華夏三個頂流家族,雖然表麵和諧,但暗流湧動,你們也都知道,而就在最近,沈家給我傳來訊息,蕭家已經開始把一些暗地裡的動作拿上檯麵來了,主要是針對陳家的。”

“蕭家和陳家的舊恨,想必你們也都清楚,蕭家要開始和陳家算賬了,為什麼這個時候纔開始動,我們不知道,但陳家有陳老怪,那可是個非常恐怖的存在,估計蕭家已經找到應對之法,不然不敢這麼做。”

“你們之後做事都小心點,結交葉凡這件事,暫時就有蓉蓉去做,你們最近低調點,我感覺燕京要變天了,特彆是咱們上麵的三大家族,即將會有大格局的改變。”

這話一出。

全場莊重,氣氛很嚴肅。

三大頂流家族都是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存在,主要是這三個家族早已是半世俗半武道的存在,跟他們六大家族最大的區彆就是六大家族還處於世俗,就是供奉多了些,當然,也有一兩個人踏入武道,但可以忽略不計。

格局定了。

每個家族都有各自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