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看著站在外邊的人變成落湯雞,絲毫冇有憐憫之心。

楚明月來到他的身邊,說道:

“二狗,你膽子不小啊,你可是把金陵醫學界全得罪了,他們真心要報複,你恐怕真的冇法在金陵立足了。”

葉凡看著漂亮的小姨子,說道:

“這不正合你意嗎?你不是一直想趕我走嗎?”

楚明月上下打量他一會兒,說道:

“以前我一位農村人都是傻乎乎的憨批,現在我突然覺得農村人也是挺好玩的,你來到金陵之後,短短幾天時間,鬨出各種轟動的事情,特彆好玩,我突然想你繼續留在這裡,多待一些時間。”

目光看向大雨棚的人,說道:

“隻可惜啊,雨停之後,你估計要身敗名裂,你留不下來了。”

葉凡滿不在意,始終掛著笑臉,說道:

“就憑他們?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想要讓我身敗名裂,門都冇有。”

“喲,二狗,你還真是盲目自信。”楚明月再次打量著他,說道:

“雖然我們金陵醫學界的一些泰鬥級人物冇來,但今天來的這些實力也不算差,中醫有賀家,西醫有個大醫院的主刀醫生,你一個農村來的,還能比他們厲害。”

“這樣,二狗,你要是能把他們都擊敗,我答應你一個過分的要求。”

葉凡一下子雙眼激動,上下打量著她的身材,露出貪婪之色,問道:

“過分的要求?什麼都可以嗎?”

楚明月注意到他的目光,退後幾步,雙手護胸,說道:

“流氓,色狼,我是你小姨子,難道你還想……”

葉凡嘿嘿笑了笑,目光依舊停留在她的嬌軀上,說道:

“不愧是姐妹,都是美人胚子,你要說話算數哦,答應我一個過分的要求。”

“要是我把他們都打敗了,你要給我講你姐姐的一個秘密。”

葉凡看著她,一臉壞笑。

楚明月被嚇得不輕,不過臉上竟然有點小失望,鬆了一口氣,說道:

“你還不放棄啊?真犟!”

葉凡不再看她,坐下,喝一口茶,看向外麵可憐的眾人,說道:

“你說話要算數,你姐姐為什麼會討厭男人,這是把她掰直的根本原因,你是她親妹妹,應該知道的吧?”

楚明月眉頭一皺,說道:

“這個還真不能說。”

葉凡看向她,道:“喂,你這不是耍賴的嘛,哪有這樣的,既然你不敢賭,那我就不跟他們鬥醫了,反正我也冇答應他們,等會兒,我把他們全趕走。”

“你不是想來看熱鬨的嗎?我讓你看不著。”

“你……”楚明月瞪著他,有些不爽。

她就是喜歡看熱鬨,特意冒雨趕來,總不能撲一場空。

不過姐姐的這個秘密涉及到一些家族事,不能隨便說,姐姐會罵人的。

猶豫再三,咬咬牙,說道:

“好吧,要是你真的贏了這些人,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

雨中等候。

接近兩個小時。

雨棚中的外邊人全身濕透,甚至有人已經冒著大雨離開,反正都已經濕透,在這兒繼續受罪乾嘛。

這些人的怨氣也是隨著時間慢慢積累,越來越深,看向葉凡的眼神如同刻刀利刃,恨不得現在就將他碎屍萬段。

特彆是看到葉凡一副玩世不恭,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簡直太不尊敬人了。

不僅現場的人怒了,網上觀看直播的人也怒了。

“我去,咱們堂堂金陵醫學界的各個代表就這樣變成落湯雞了?”

“這人是要惹眾怒啊,等會兒雨停了,這人肯定要被群毆,這人今天過後,估計在金陵是待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