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全國交流大會還有四天。

這天夜裡。

醫館出現了一位黑人,體型高大,一身氣勢磅礴,渾身肌肉盤結。

他是直接推門進來的。

“洪……”

黑人看著院子裡的洪慶,有幾分詫異,還有幾分傲慢和藐視。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

“洪慶,認識?”

洪慶點了點頭,說道:

“在我還未退役的時候,在一次執行任務,在東南亞見過,他是雇傭兵,當時我就跟他近身肉搏過,我敗了。”

目光看向黑人,說道:“傑斯,你為何而來?”

黑人拿出一張照片,丟過去,目光看向一旁的葉凡,說道:

“有人要買他的命。”

洪慶接住,看了一眼,楚明月趕緊湊過去。

“姐夫,是你耶,不過這個照片拍的也太醜了,難道不會美顏相機嗎??”楚明月一臉嫌棄,當即擺出戰鬥的姿勢,說道:

“姐夫,我最近學有所成,這個人我幫你收拾,正好可以檢驗我的成果。”

葉凡看向洪慶,問道:“你能不能搞定?”

洪慶說道:“當年我是輸了,但我現在已經今非昔比,我認為可以殺。”

葉凡轉身走向茶桌,悠閒的開始喝茶,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交給你們了。”

他的餘光掃視四周。

醫館外圍有武者,他還感應到了一個熟悉的人的氣息——鐘成震!

拿出手機!

直接報警!

“吼!”

一聲怒吼。

黑人殺過去了。

楚明月第一個迎接上去。

直接被一拳揍飛,發出慘叫,滿臉委屈,說道:

“啊……好疼啊,姐夫,我好疼的,怎麼這人的力量跟門口的門神不一樣啊,我的手臂要廢了,姐夫,快幫我看看。”

葉凡看了一眼戰場,洪慶已經迎上去。

兩人出拳,拳勢滔滔,拳風呼嘯,黑人的體格比洪慶要打,但洪慶卻比他更加靈活,爆發力也不弱於他。

練過了十幾招,兩人有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你……你變強了?”黑人傑斯盯著啊,有些詫異。

洪慶嘴角一揚,這些時間跟隨葉凡修行,更懂得利用體內的力量凝聚成爆發點,大量磅礴的力道凝聚成一點,經過丹田沉澱,再爆發出來。

這種方式,需要用到一種氣的運轉,也是修武的必備。

“你也比以前更強了,但你冇我進步得快。”洪慶看著他,嘴角冷笑,說道:

“你過不了我這關,你回去吧。”

黑人傑斯說道:“我是賞金獵人,接了任務,不是敵死就是我死,冇有撤退一說。”

左腳往後一跨,雙手握住兩把短刀,刀鋒利刃,閃爍著寒芒,微微彎腰,說道:

“今日,咱們需要分個生死!”

嗖!

整個人踩著青磚、速度極快,奔騰而去,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猛人,實力強勁,手中的雙刀破風呼嘯。

洪慶保持冷靜,身體微微彎曲,已經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呼!

在原地上消失,身影如疾風,速度極快,雙手握拳,這就是他的兵器。

葉凡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慢慢分析,注意洪慶的戰鬥姿勢和戰鬥技巧。

他的戰鬥經驗非常豐富,身影擺出傾斜的弧度,躲過了對方的雙刀,一個飛躍,從黑人的頭上跳過。

雙手抓住他的雙肩,力量在這一瞬間爆發。

拽著黑人狠狠的來個跟鬥摔!

嘭!

兩人摔在地上。

洪慶屬於早有準備,黑人措手不及,一把短刀都脫離,嘴角出血。

洪慶爬起來,想要連擊,黑人一個鯉魚打挺,趕緊起來,連連退後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