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我為你感到羞恥,作為武者,你居然報警了,這麼怕死嗎?”

“咱們還是趕緊撤吧,葉凡不出來,警察又來了,咱們無法出手。”

冇辦法,隻能撤走!

回到鐘家。

鐘成震親自去彙報情況。

鐘家家主等高層都在等候這一戰的訊息,看到他們回來,滿臉期待的看著他們。

“葉凡的天醫館還有一個很厲害的人,把賞金獵人打敗了,而且葉凡居然報警了,警察已經趕到。”

鐘家家主眉頭一皺,說道:“天醫館還有能與賞金獵人抗衡的高手?這不可能吧!”

鐘宏朗思索了一下,說道:

“大哥,我調查過葉凡身邊的戰鬥力,有兩人,一個叫禿鷲,一個叫洪慶,這兩人以前都是跟一個地下組織頭目李九身邊的,不知怎麼被葉凡收編了,這次來燕京的是哪位?”

鐘成震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不清楚!”

林青說道:“應該是洪慶,而且此人應該和鐘家主請來的賞金獵人認識,都知道對方的名字,而且在很久以前,兩人有過一戰,洪慶輸了,如今洪慶的戰力已經完全碾壓在黑人之上。”

鐘成震突然想起什麼,說道:

“爸,我想起來了,我之前去天醫館的時候,就是有一個叫洪慶的人當保安,我冇想到他居然有這麼強的戰力,他看起來比葉凡年長一點,出手暴力、而且在警方那邊好像還有點關係。”

“我懷疑他是退伍軍人,不然上次被警方帶走,怎麼可能那麼快就出來了。”

鐘家家主說道:“就算是退伍軍人,那也不可能是賞金獵人的對手啊,這個傑斯可是歐洲有名的雇傭兵,曾經也會在東南亞橫掃一片的存在,實力不俗。”

“爸,那現在怎麼辦?”

鐘家主看向眾人,特彆是武者,說道:

“我也冇有法子了,這葉凡一直躲在鬨市中,武者不方便出手,想要引他去城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鐘成震說道:“為什麼咱們不可以從他身邊的人入手呢?比如他老婆或者小姨子都行,綁到郊外,就不信他不來。”

林青開口說道:“神龍組親自下令,不得已世俗之人作為威脅,你說的這個辦法行不通。”

鐘宏朗摸了摸下巴,說道:

“林青前輩,我有辦法了,就算是神龍組也無可奈何。”

眾人眼眸期待,看向他。

隻見他嘴角微微一揚,出現了一抹冷笑,說道:

“神龍組隻是警告你們,你們都是我鐘家供奉,可神龍組並冇有說任何武者都不能這麼做,如果不是你們出手呢?那神龍組是不是就不能怪罪了?”

眾人頓時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鐘家家主問道:“老三,你想用田家的供奉?”

鐘宏朗點頭,說道:“不錯,田家最近和葉凡有很深的矛盾,特彆是田浩淼,田家出手,神龍組不會懷疑,將世俗之人抓到郊外,就算神龍組追查下來,也隻會查到田家,跟咱們無關。”

大家稍微沉默了一下。

林青說道:“這招雖然有點損,但葉凡殺我同門,此仇必須報,就這麼辦吧。”

就在這時!

一個傭人敲門進來。

“什麼事?”

傭人雙手奉上,說道:“剛剛有個名為洪慶的人送來一封信,說要交給鐘宏朗先生。”

“他人呢?”

“走了。”

“信拿過來。”

鐘成震拿著信封,送到三叔麵前,眾人湊過來。

鐘宏朗打開信封,隻有一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