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違背賭約,斬你首級!——葉凡。

“賭約?什麼賭約?”

眾人疑惑!

鐘宏朗沉默、同時感覺到脊梁骨有點發冷。

江南省和葉凡鬥醫一事,並未將賭約告知,家主等人並未知曉。

而且回來之後,鐘宏朗依舊照常去醫館坐診,並未有任何異常。

“我和葉凡鬥醫失敗,賭約中有一條是要在華夏醫學論壇上釋出公告說明葉凡的《鬼門十三針》,並盜竊我鐘家,而且我終生不得使用醫術。”

“什麼?老三,你……你怎麼能答應這樣的賭約呢?”鐘家主驚愕的看著他。

其他高層也很詫異。

鐘宏朗是鐘家的頂梁柱之一,醫術也算是比較頂尖的,失去這麼一個戰力,鐘家的實力會衰退一大截。

頓時令大家震驚。

鐘宏朗無奈的說道:“我也冇想到葉凡能贏我,本來是想著就算他贏了,我讓林木前輩做了他,賭約之事自然是無效,冇想到失策了。”

鐘家高層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一位婦人上前說道:“宏朗,你怎麼能……唉,大哥,這是該怎麼辦?千萬不能釋出這樣的公告,否則宏朗的一輩子就毀了。”

鐘家主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如今很多人都知道葉凡會《鬼門十三針》,而且都認為是盜竊我們鐘家的,他正接受來自全國各地的口誅筆伐。全國交流大會將至,很多人來了燕京,聽到這個訊息都會去天醫館走一趟,指責葉凡。”

“這個公告一旦發出,所有的指責都會停止,而且葉凡也會因此名聲大噪,我們鐘家的地位也會相應下降,我認為這個公告不能釋出。”

又一位高層站起來,說道:

“可這葉凡要是真的對老三動手呢?他可是武者,斬殺老三不過是一秒鐘的事。”

鐘家主看向老三,說道:

“我們還想著如何引葉凡出來,老三,你這段時間就待在家裡,不要出門,隻要葉凡敢來,他就回不去。關於田家的那個計劃,成震,你去執行。”

“是!”

為了家族、為了榮譽。

這個公告絕對不能發出。

時間又過去了三天!

明天就是全國交流大會的日子。

葉凡的醫館很熱鬨,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生們紛紛前來質疑葉凡的針法,向他發出挑戰,但葉凡完全不理會,隻是讓高雅溪和李老出手。

與此同時!

江南省的醫學界也來人了。

廖弘博作為隊長,來到燕京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的趕到天醫館和葉凡敘舊,廖俊逸也跟著過來了。

“全國各省的醫療隊伍都已經到燕京了,燕京可熱鬨了。各種牛人紛紛到場,還有不少古針法世家,葉醫生,你這會可是要遇到對手了。”

廖弘博笑嗬嗬的說著,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

葉凡喝一口酒,說道:

“那纔好玩,具體有哪些古針法世家,咱們華夏有多少個古針法世家?”

葉凡就關心古針法,其他的都構不成威脅。

廖弘博喝一口酒,思索了一下,說道:

“古針法乃是稀世珍寶,經常出現的就有鐘家的《鬼門十三針》,蘇家的《太乙神針》,中海省顧家的《華陰針法》,江浙省馬家的《青囊經》,以及東北省王家的《狐仙針引》,這些都是擺在明麵上來的,暗地裡可能還會有一些隱藏的,而且這些家族都是憑藉古針法崛起的。”

“不過我聽說這些針法基本上都是殘卷,畢竟時代太久遠,發生了太多事,就像鐘家的針法,就是殘卷,後人不停的修複、威力也是大不如前,值得注意的是中海省的《華陰針法》,據說這門針法是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