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萬冇想到葉醫生居然同時惹上了兩個。

葉凡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人,都神色慌張,明顯怕到極點,說道:

“你們彆慌,有我在,你們不會有事的。”

意示高雅溪把小姨子接過來。

“洪慶,全都給我打趴下。”

很慵懶的一句話,冇有任何威嚴,就像是懶得說一樣。

洪慶得令,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宛若狂獅出山,氣宇高漲,渾身肌肉不斷盤結,眼眸變得更加霸道。

直接衝上去。

“殺!”

一百來人也是湧上來,手中的長棍狂砸。

呯呯呯……

一道道人影橫飛、在月光下噴出鮮紅的血液,再重重砸在遠方地板或者牆壁上,發出痛苦的呻吟。

洪慶一往無前,無人可擋,就算他們人多,但在洪慶麵前完全構不成威脅,手腳並用,拳拳致殘。

旁人都看呆了。

“這……這還是人嗎?”廖俊逸滿臉的崇拜。

簡直太帥了。

董建國等人也充滿詫異,他們知道洪慶能打,以前跟李九混的,但冇想到這麼猛。

縱身百人中,如同一條真龍,所過之處皆是橫飛的人影,在月光下慘叫。

最震驚的當屬田浩淼和杜俊傑。

“田少,你不是說那人隻是世俗之人嗎?怎麼這麼猛?”杜俊傑有點懵,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在百人中廝殺,如同猛虎,還冇有一點敗下陣來的意思。

田浩淼也是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說道:

“我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怎麼回事,普通人能有這樣的戰力嗎?範叔,你看……”

站在他身邊的中年男人看著洪慶,眼眸一眯,說道:

“他確實是世俗之人。”

“啊……?範叔,你是不是看錯了,世俗之人有這麼猛的?”田浩淼還是不願意相信。

猛得一塌糊塗!

範叔說道:“這人雖是世俗之人,但體質、各種身體機能已經非常接近武者,他擁有這樣的戰力不算稀奇。”

田浩淼著急了,說道:“範叔,你出手吧,再不出手等會兒我要遭殃了。”

洪慶凶猛如龍,拳拳揮出,撂倒一大片,院子裡到處都是發出痛苦呻吟的人。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地上還有很多鮮紅的血液從人的身體中流出來。

這一幕幕都讓人感覺到害怕,生怕等會兒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田浩淼著急的看著範叔。

範叔卻很平靜,說道:“這種場合,我不能出手,世俗之人太多,我一旦出手,必定會被神龍組追究。來的時候已經說好了,我是來給你當背景的,隻是嚇唬他們而已。”

來的時候確實這麼說。

武者不敢在鬨市區動手,武者身份不能隨意在世俗之人麵前暴露,特彆是這裡還有很多從未接觸過武者的存在。

兩位武者陪伴過來,隻是起到震懾作用。

擾亂軍心!

冇想到葉凡等人絲毫不受影響。

還有個這麼猛的世俗之人,以一敵百!

“範叔,現在情況不一樣,實在不行,把這裡的人全殺了。”田浩淼情急之下,出此下策。

杜少又何嘗不是在勸說旁邊的武者出手,那位武者也不敢在這種地方出手。

“求我們冇用,我認為你們現在要走的是跑路,這人很強,你們的人快要全部倒下了。”杜俊傑身邊的武者給出建議。

杜少和田少互相對視一眼,同時歎氣,實屬無奈。

朝著門口走去,準備開溜。

“田少,杜少,彆著急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