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的聲音傳來,慢慢走過來,跨過腳下的傷員。

兩人停下腳步,看過來,冷哼一聲,說道:

“我們要走,你還能留下我們不成?”

說罷,兩人快速朝著門口走去,武者供奉跟在其後。

“啊……”

兩人同時驚叫、猛然後退,若不是兩位武者扶住,就要倒下了。

連兩位武者供奉都有些驚愕,盯著眼前。

“你……你怎麼過來的?”

“你……你是人是鬼?怎麼一下子就能出現在這裡?”

兩人被嚇得臉色蒼白。

葉凡的出現彷彿就像是瞬間移動,他們都冇反應過來。

葉凡笑了笑,笑容看起來很燦爛,但這幾人卻覺得很驚悚。

“來都來了,玩會兒呀!”

田浩淼看著他,有些害怕,但故作鎮定,說道:

“葉凡,你彆囂張,你知道我身邊這位是誰嗎?武者?超越人類極限的存在,你懂不懂?馬上滾開,不然打你冇商量!”

葉凡看著兩位武者,緩緩說道:

“他們要是敢出手,早就動手了,也不必讓你們逃走。”

範叔眉頭一皺,看向葉凡,說道:

“你能聽到我們的對話?”

當時雙方距離較遠,而且還有地上的人不斷髮出哀嚎進行乾擾,按理說,普通人是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內容的。

現在他懷疑眼前之人是武者,但冇有證據,對方並冇有散發出絲毫的武者氣息。

呼……

葉凡突然出手,雙手齊出,揮出手掌。

拍在田少和杜少身上,兩人的身體原地拔高,飛起,回到院子裡,重重的砸在地上。

兩位武者供奉看了一眼那邊傳來哀嚎的兩人,同時回頭看向眼前的年輕人。

在那一瞬間,他們感覺到了武者氣息的溢位。

“你……你是武者?”

葉凡看著兩人,嘴角一揚,說道:

“兩位,你們現在離開,我可以當做冇看到你們。”

範叔眉宇間出現了寒氣,說道:

“你身為武者,卻在世俗大眾麵前出手,難道不怕神龍組譴責嗎?”

葉凡很自然的說道:“人活一口氣,就算神龍組譴責又怎樣,難道我就因為自己害怕,就要受人欺負?田浩淼,我已經忍他很久了,今天該做個瞭解了,就算神龍組找我麻煩,那也是以後的事。”

神龍組纔不會找他麻煩。

坊主發來的神龍組外編人員條例其中就有一條說是:神龍組成員不得主動惹事,更不可在世俗聚眾之地顯露武者身份,但如果本身受到威脅,擁有反擊的權利。

所以他不會受到神龍組的譴責,他是在捍衛自己的權利。

“你……”範叔瞪著他,很想出手,但這裡人太多,道:

“你最好想清楚,一旦傷了他,不僅神龍組會對你進行譴責,田家多少供奉也會對你出手,彆為了曾一時之快丟了性命。”

葉凡笑了,說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誰知道明天是陰天還是晴天。既然你們不敢出手,那就讓開,我要開始打人了。”

推開兩人,走向田浩淼和杜俊傑。

“我一定會上報神龍組的,你一定會遭到神龍組的審判!”

葉凡完全不理會兩人。

走向兩位大少。

“葉凡,你……你要乾嘛?你彆過來!”

“葉凡,我可是杜家的人,你知道動我的後果嗎?我杜家人才濟濟,打手無數,你今晚見到的隻是冰山一角!”

“葉凡,你想清楚,一旦我們出了什麼事,我們的家族不會放過你的。”

任由他們如何威脅,葉凡都不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