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囂張的鄉巴佬也挺有意思的,不講情麵,不畏權貴,連電視台的人都被雨淋。”

“從未見過如此囂張之人,這是要以一己之力挑戰整個醫學界,牛逼!”

直播彈幕極多,各種說法都有。

總之就是認為葉凡這次肯定慘了。

雨終於停了。

第一個跳出來的不是賀家的人,而是中仁堂的年輕中醫,踩著濕濕的地板青磚,指著葉凡的鼻子,大聲說道:

“我要跟你鬥醫,我要讓你身敗名裂,我已經瞭解過了,你不過是個村裡來的鄉巴佬,也就能治點感冒發燒,你這樣的醫術不配開醫館。”

葉凡走下屋簷,看向逐漸散去烏雲的天空,蔚藍無比,雨後的空氣就是好,麵對年輕人的挑釁,不慌不忙,淡定自若,說道:

“空氣真好。”

中仁堂的醫生有些怒了。

居然被無視了。

雖然中仁堂比不上賀家,但也是金陵幾大中醫館之一,名氣還是有的,他更是中仁堂年輕一輩醫術比較突出的。

“喂,我再跟你說話呢,你聾了?”

葉凡看著眾人滿腔的怒火,表現出很害怕的樣子,道:

“你們這都是什麼眼神啊,是要生吞了我嗎?你們都是城裡人,要文明,注意形象,不像我農村來的鄉巴佬,本來就冇什麼形象可維護……對,要裝得和善點,不能太凶……嗯,這個老頭,你裝得最好,一看就是慈眉善目的老滑頭。”

“你……”金陵第一醫院的老教授怒極了,但他身為老一輩的醫學前輩,更要注意形象,不能晚節不保。

葉凡直接無視他的怒火,看向中仁堂叫囂的年輕人,說道:

“古人挑戰之前都會自報家門,咱們這都二十一世紀了,你怎麼一點規矩都不懂啊,所為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咱們醫學界就冇點規矩?”

這人氣得嘴皮哆嗦,隨即大聲說道:

“中仁堂、曾正陽,從醫十五年。”

葉凡看著他,故作詫異,道:

“看你也就二十出頭,都從醫十五年了?厲害,厲害,就是比我差遠了,說吧,我為什麼要跟你鬥醫?對我有什麼好處?”

轉身看向屋簷下的一群大爺大媽,道:

“我還有那麼多病人等著我去救治呢,我憑什麼浪費時間跟你鬥醫,要是冇好處,我可不乾。”

曾正陽微微一愣,一直不知想個什麼理由。

這時!

一位年輕人走出來,徐徐說道:

“我聽聞昨天葉醫生對不少人進行了錢財勒索,可見酷似愛財,不如你們打個賭,就賭錢,如何?”

葉凡馬上說道:“請您注意你的用詞,我那不叫勒索,勒索可是犯法的,我葉凡可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我給他們治病,他們支付費用,這叫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看向曾正陽,道:“你想跟我賭多少錢?”

曾正陽嘴角一揚,心中早就猜測,一個農村來的鄉巴佬,能有多少錢,說道:

“五萬!”

葉凡當即一臉震驚的看著他。

曾正陽慢慢的傲慢,說道:

“你要是冇錢,可以抵押這醫館裡的東西,我拿去兌換。”

楚明月也來到葉凡身邊。

葉凡看向楚明月,說道:

“你們城裡人都這麼窮的嗎?這麼多人在這兒看著呢,就賭五萬塊錢?我還以為你們城裡人各個都富得流油,原來也有這麼窮的,看來是我高估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