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歡呼!

酒會進行到很晚。

次日!

全國交流大會正式開始。

定在夏日廣場,這裡已經人滿為患,來自全國各地區的醫學愛好者,專職醫生們,還有一些關注這件事的商界、政界大佬們。

主持人早早登場,先給大家預熱,講述了往年交流會的精彩片段,還有投影播放出來,牽動起無數人的心絃。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舉世矚目的活動,全網直播、國內各大媒體都來參與了。

國家醫協會高層、政府機關的相關單位的高層都過來見證、做裁判。

主持人口溜順,妙語連珠。

“歡迎來自中海省的古針法世家顧家的到來,上一屆,他們奪得了季軍的好成績,希望這一次,他們能創造更大的輝煌,爭取奪冠。”

“歡迎來自江浙省的馬家,馬家也是古針法世家,在東部沿海地帶,提到中醫,人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馬家,威望不比燕京差。”

“歡迎來自燕京的西醫世家高家,高家威望極高,在國內有西醫之巔之稱……”

“接下來,我們還有國外醫學界的友人代表過來,我們首先歡迎的是來自東瀛國的山村一夫先生,他在東瀛國是中醫聖手,在國際上也是赫赫有名,得到國際認可的……”

主持人介紹很多來自各地的醫生們和醫學家族。

葉凡帶著天醫館的幾人坐在人群中,很透明,彷彿徹底被忽略掉。

就算是主持人介紹參賽人員,天醫館也是被排在最後的。

葉凡站起來示意,頓時迎來不少目光,這些目光都是帶著鄙夷,不是對醫術的鄙夷,而是對人的鄙夷。

葉凡知道這些人為何鄙夷,剛進來就注意到了,他特意聽了不遠處的人的談話。

還是盜賊問題。

這時!

坐在天醫館鄰座的一個西醫青年看過來,虎頭虎腦的,問道:

“葉凡,你真的偷竊鐘家的古針法嗎?”

這話一出,馬上就被家裡長輩拍了一下腦袋,同時向葉凡道歉。

“小孩不懂事,葉醫生彆介意。”

葉凡能說什麼,隻能無奈苦笑。

高雅溪就很不爽了,看著那個青年說道:

“葉醫生冇有偷鐘家針法,那是鐘家的誣衊,葉醫生已經澄清過一次了。”

葉凡站起來,表示要去洗手間。

來到洗手間。

拿起手機,撥打洪慶的電話。

“洪慶,你馬上調查鐘宏朗人在何處。”

“是!”

直到現在,鐘宏朗都還冇兌現賭約,讓他還在接受全國人民的誤解,這讓他很鬱悶,也懶得一遍遍解釋。

不兌現賭約是要付出代價的。

上了個小便,回到座位上。

“這主持人的話還真多,還冇講完!”葉凡有些無語,估計今天一上午都冇能進行鬥醫交流了。

主持人講完了,還得各界代表講話。

“葉醫生,那就是中海顧家,雖然顧家不在燕京,但他們在中部屬於中醫第一家族,威望極高,就算是燕京這些家族去了中部,想要開展工作,都得先跟顧家打聲招呼,可見顧家在中部地區的根深蒂固,他們的醫術得到了極大的認可,特彆是古針法的深刻印象。”

葉凡順著李老的目光看過去,中海省顧家來了不少人,各個年齡段的人都有,看起來是要搞大事啊。

廖弘博指向另一邊,說道:

“我覺得最大的競爭對手應該是江浙省的馬家,江浙沿海地帶,經濟發達,能在這種人才濟濟的地帶成為中醫第一,這纔是真的強,上一屆僅次於鐘家,這一次連馬老都來了,定然是奔著冠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