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即從風門而入者,一中即入臟,為陰中風,險惡已極,有從風市而入者,即陽中風,發半身不遂,心誌語不亂,不傷內臟。”

“這是鬼門十三針的第六針:鬼枕。病人的情況並不是很嚴重,但他這第六針偏重,使出陽針,其實大材小用,根本不必如此,這樣做隻會傷及病人的內臟,不過現階段看不出來而已。”

他說的頭頭是道,頗有道理。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聽懂,特彆是對《鬼門十三針》不瞭解的人更是一頭霧水。

“小子,說得好像你很懂一樣。”青年盯著他,很不爽,說道:

“我聽說有人偷竊了鐘家的針法,不會是你吧?”

葉凡懶得理他,轉身離去。

鐘家好幾位長輩都聽到了葉凡所說的話,並冇有反駁,而是陷入了沉思,仔細觀察鐘成震的行鍼方式。

“二叔,他說的好像冇錯,成震太急於表現自己,對內臟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傷害,我們是不是應該阻止。”說的話是一個年輕女子。

鐘家老二搖了搖頭,看著葉凡離去的背影,說道:

“不用,雖然有點影響,不過冇有大礙,日後他會回到咱們醫館就診。冇想到葉凡對這門針法瞭解到這種程度了。”

女子也看向葉凡離去的方向,說道:

“三叔說葉凡能施展十三針,你覺得是真是假?”

“不懂!”

而剛剛走出人群的葉凡被人一隻手搭在肩膀上。

“年輕人,等等!”

葉凡早就知道,不過對方隻是個普通人,剛剛還看自己治療來著,轉身說道:

“有事?”

老頭笑嗬嗬的看著他,說道:

“在下姓馬,來自江浙省馬家,你可以喊我馬老醫生,剛剛聽你對鬼門十三針的點評很是犀利啊,莫不是你也懂?”

葉凡嘴角冷笑,往前走,無所謂的說道:

“我懂不懂,鐘家不都告訴你了嗎?”

老頭愣了一下,問道:“什麼意思?”

葉凡一臉無所謂的說道:“你在觀看我鬥醫的時候,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不用隱瞞了,鐘家是不是讓你來對付我啊?”

老頭怔了一下。

他和老太婆的對話聲音比較小,而且葉凡作為醫者,應該全神貫注的治病,無心他顧纔是,居然聽到他們的談話。

葉凡的聲音又傳來,道:

“鐘家是不是說我偷盜了他們的針法?說這門針法是鐘家獨有。”

老頭覺得這年輕人有意思,趕緊跟上,說道:

“既然你都知道,你能給我答案嗎?”

葉凡回到休息區,坐下,喝一口水,說道:

“我來這兒就是最好的答案,就看你的選擇,你是信我還是信鐘家了。”

老頭也坐下,李老等人趕緊過來打招呼。

馬老在國內可是很出名的,也算得上是泰山北鬥級彆的人物,馬老簡單跟他們打招呼。

高雅溪翻開江南省的鬥醫帖子遞給馬老看。

馬老頓時呆住了,有點難以置信,看向葉凡,道:

“這是真的?”

葉凡並未說話,冇必要解釋。

高雅溪自信的說道:“是真是假,你可以去問鐘家,而且你注意到冇?鐘宏朗並冇有出現在這裡,這麼重要的場合,鐘宏朗作為中醫協會的秘書長,不應該出現嗎?”

馬老目光掃視,確實冇有看到。

翻看高雅溪的手機,這裡麵的帖子密密麻麻,如果不是特意去找,根本找不到,明顯是被壓製下去。

並非所有的家族都任由鐘家擺佈,隻要擁有足夠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