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顯然,江浙省馬家算一個。

若非如此,葉凡也不想和馬老聊這麼多,更不會讓他跟著。

這種級彆的人的信任比無數個小人物的信任更加重要。

“馬老醫生,這一切都是鐘家的誣陷,您是華夏醫學界的泰山北鬥,你得為我們做主啊,為我們天醫館做主。”高雅溪請求的語氣說道。

馬老醫生猶豫了一下,說道:

“關於這件事,我認為還有待考察。”

位高權重,一步一步爬上來,注重聲譽,定然不能聽信片麵之詞,就算要做主,也要調查清楚。

董建國在旁邊,靠過來,說道:

“馬老,這件事我可以作證,我們江南省的每個醫生都可以作證。”

廖弘博等人紛紛表示可以作證。

但馬老醫生還是不能馬上替他們做主,事關重大,而且參與者是鐘家,不能草率。

而葉凡卻一句話都冇有說,也不請求馬老為他做主。

這點讓馬老有點奇怪。

“葉醫生,你能提供證據嗎?”馬老問道。

葉凡很平靜的說道:“我會自證清白,就在這次交流大會上。”

“好,我等著看!”

馬老離開了。

又輪到葉凡進行第二場鬥醫。

夕陽黃昏,將人的影子拉得很長,殘陽餘光下,有些殘紅。

葉凡走向治療區。

這次他的對手是古針法世家東北省王家青年女孩王玲玲,體格挺大,足有一米七三的身高,綁著馬尾辮,嘴角露出一絲藐視。

“你就是葉凡?我看也不咋滴嘛!”王玲玲說話很直接,性格比較豪爽,盯著葉凡,說道:

“聽說你偷了鐘家的針法?可有此事?”

葉凡嘴角一揚,淡淡笑道:

“你從哪裡聽來的,我怎麼不知道。”

王玲玲眉頭一皺,本想直說鐘家說的,但一想不太對,馬上說道:

“我到燕京第一天就聽彆人說了,你在醫學界可聞名,不過是臭名昭著,都說你是盜賊。但我總覺得不太對勁。”

葉凡突然對她有點興趣,說道:“哪兒不對勁啊?”

王玲玲說道:“你一個從江南省來的外地醫生,居然能在燕京開醫館,這不奇怪,奇怪的是你居然能在被定為偷盜鐘家針法的情況下還能活到現在,而且還能參加全國交流大會,如果坐實了你的偷盜之名,你不可能有資格參加這裡的交流大會。”

葉凡笑了,說道:“終於遇到個明白了,我覺得讓你見識一下我的《鬼門十三針》,我問你一句,鐘家目前最強的一位醫生是誰?”

王玲玲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鐘讚秋……不對,他去世快一年了,現在應該是家主鐘宏軍,怎麼了?”

葉凡又問道:“那他現在能施展到第幾針?”

王玲玲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具體我不太懂,據說是第十針,不知真假。”

葉凡看著她,說道:“既然咱們都是古針法擁有者,不如來點高難度的?”

王玲玲豪爽的說道:“正有此意,來,給我們換病人,給我拿快嗝屁的那種過來,老孃要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王家的古針法。”

葉凡突然發現,怎麼越來越喜歡這大姑孃的豪爽性格呢。

馬上換來重症病患者。

兩位病人身上插了很多管子,已經失去意識,性命垂危,真的是隨時嗝屁。

王玲玲大方的說道:“你先選!”

葉凡也不客氣,兩位病人的情況差不多,隨意選擇其中一位。

此刻,他們的治療區已經圍了很多人,特彆是一些老醫生們都過來了。重症病患者需要更加高超的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