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老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古針法流傳至今,幾經周折,被分成殘卷,從未有人說能得到完整版,不管是我顧家的《華陰針法》還是你馬家的《青囊經》亦或是鐘家的《鬼門十三針》,都是殘缺的,真相已經擺在眼前。”

他們能夠感受到,他們明白了真相。

葉凡並非盜竊鐘家針法,而是雙方都得到了這門針法,鐘家得到的是殘卷,葉凡得到的確實完整版。

誰偷誰還不一定呢。

馬老餘光看向旁邊的鐘家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鐘醫生,你依舊認為是葉凡偷你鐘家針法?”

中年男子也是被葉凡的針法震撼到,之前聽說,但第一次見到,儘管早有準備,但依舊被震撼到。

麵對馬老的詢問,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馬老,真相隻有一個,我鐘家是《鬼門十三針》的傳人,也是華夏公認的獨此一家,這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事,葉凡從何得來,必然是從我鐘家盜取。”

馬老輕聲冷哼,說道:

“這裡是你燕京,是你鐘家的地盤,但我不屬於這裡,真相我自會分辨,你們想利用我們幫你對付葉凡,恕我做不到,但醫術交流,我還是會做的。”

鐘家男子不再說話。

能夠發覺葉凡的厲害之處的人自然瞭解真相,但還是會有一些西醫或者中醫道行不高的人相信鐘家。

“爺爺,鐘家太陰險了吧,古針法本來就流傳經過多人之手,落入葉凡手中也是有可能的。”一位青年站在馬老身邊,鄙視的看了一眼鐘家人。

圍觀葉凡的人越來越多,特彆是那些媒體記者,不停的拍照,驚呼。

還特意采訪了一些資深老中醫,請他們發表對古針法的看法。

葉凡並未理會其他人,做好自己的事。

“廖醫生,學會了多少?”葉凡餘光看向廖弘博,隻見他滿臉震驚,表情激動。

廖弘博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利索,道:

“我……我感覺到很奇妙,之前我孫子給我展示過,但他的水平達不到你這一步,你這個……我感覺到濃濃的古意,彷彿置身古代,很玄妙。”

“還有這第十三針簡直了,這一針下去,牽一髮而動全身,所有的銀針顫動、聯動、我彷彿感覺到病人體內有一股氣流在流轉,太奇怪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

“第十三針是最難的一針,也是這門針法最精華的一針引動人體陰陽氣流,任你擺佈,人體陰陽,神鬼驅使、鬼門膛過,閻王也得讓路。”

“你想學嗎?我教你呀!”

“真的嗎?”廖弘博瞪大雙眼,激動的看著他。

這是第二次見到葉醫生施展,上一次見到時,他激動了好幾天睡不著,回去仔細研究,但終究冇有什麼收穫。

孫子廖俊逸在天醫館學習回去後,他向孫子學習,讓孫子教他,然後爺孫摸索,進展極慢,而且他常常質疑孫子。

每次廖弘博被爺爺質疑得冇辦法,直接一句話懟死:這是葉醫生說的!

每次一聽到這句話,廖弘博就不敢反駁。

葉凡淡淡一笑,說道:

“我給你講解一下,這一針的主要作用是鎮壓體內狂躁、壓製血液翻騰、同時可以做到氣血活絡、刺激那些即將枯萎的經脈、氣血、五臟六腑機能……”

葉凡又開始教學。

圍觀的人都激動不已。

居然有人公開教學,這裡可是有很多資深老中醫,多少能學會一些,難道就不怕彆人偷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