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葉凡做事完全不按規矩來,捉摸不透。

散佈《鬼門十三針》對鐘家造成極大的打擊。

“明白!”

心懷鬼胎,暗自行動。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冇想到參加交流會居然還有這樣的福利。

和葉凡鬥醫的王玲玲很認真,即使原本圍觀她的人都離開,但她依舊專心救人,即使家族的其他人也去了葉凡那邊,她也無動於衷。

“醫生,是你救了我嗎?”患者醒過來,看著她,充滿感激的說道。

王玲玲露出笑容,說道:

“老先生,冇事的,你很快就可以痊癒了,這可是我王家的獨創針法,你儘量保持平穩的呼吸。”

患者點頭,說道:“謝謝你,醫生,我還以為要死了呢。”

王玲玲撚動銀針,以紅線穿過所有的銀針,嘴裡唸唸有詞,道:

“狐仙引路、驅散病魔、走!”

一陣怪風掠過!

大功告成!

“玲姐,厲害,已經能做到這種地步,葉凡肯定輸了。”給她打下手的一個女孩滿臉羨慕的說道。

王玲玲嘴角微微得意,說道:

“也不看看是誰出手,我可是爺爺欽點,最具有《狐仙針引》天賦的人。”

慢慢一步一步取出銀針。

之後,攙扶病人下床。

“厲害,不愧是古針法!”

“居然可以行走了,都說東北省王家的《狐仙針引》最傳奇,果然名不虛傳,我完全看不懂,像是道士做法、又像是醫生救人,傻傻分不清!”

“不知道葉凡那邊怎麼樣了,就算他再厲害,應該也做不到這一步吧。”

雖然圍觀的人少了很多,但還是有一些人的。

畢竟《狐仙針引》的傳聞一直在,還是有人想要見識的。

王玲玲對自己的醫術、病人的痊癒情況充滿信心,說道:

“我去看看葉凡的情況!”

擠過人群,好不容易纔進去。

看到很多人手裡拿著一個小本子,不停的翻看,滿滿的激動。

再定睛一看,葉凡的病床上冇有人。

“人呢?病人呢?”

她直接懵了。

旁邊一人說道:“早就痊癒了,不知道走哪裡去了。”

有了古針法的針普,這些人哪裡還管病人,關注點都在針普上,想著未來光宗耀祖的事。

王玲玲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視,卻看不出哪個是病人,抓住王晴的手,問道:

“你們的病人呢?”

王晴看了一圈,指著人群外圍的一個老頭,正拿著《鬼門十三針》的針普津津有味的翻看,說道:

“喏,在那兒呢!”

王玲玲擠出人群,滿臉驚愕,道:

“他是病人?”

頓時就知道自己輸了。

目光再次尋找,找到葉凡,他已經不在人群,而是在天醫館的位置上喝茶,悠閒得很。

走過去。

“葉凡,你居然在這裡喝茶?”

葉凡看著她,指了指旁邊的座位,說道:

“都治療結束了,我不出來喝茶會被那些人擠爆的。”

王玲玲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我輸了。”

看著那些充滿激動的人,說道:

“你知不知道古針法的珍貴,就這樣白白送給他們?這可是醫生的立根之本,也是賴以生存的手段。”

葉凡無所謂的指了指遠方的鐘家人,說道:

“我看到他們的表情就想笑,這正是我想要的,古針法而已嘛,還動不了我的根本,你想要,可以找人給你拿去影印。”

王玲玲一時間不知道如何作答。

這人跟自己之前認識的人完全不一樣。

人人將古針法視作珍寶,他卻隻為了拉低鐘家地位,公佈出去。-